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有少於1年補習經驗補習導師


中學:衛理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少於1年
仍就讀中五,修讀企會財,經濟,M1。敲擊已考獲8級。......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90后大學生棄考捐獻骨髓 只為救人_401


90后大學生棄考捐獻骨髓 只為救人


90后大學生棄考捐獻骨髓 只為救人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近日,一則短短的新聞溫暖了所有看到的人:“孝感學院大二學生楊力偉收到骨髓庫通知,他的骨髓和上海一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為挽救病人生命,他必須在7月4日到達北京空軍總醫院。而此時正值小楊期末考試,棄考影響畢業。小楊毅然決定棄考救人。學校得知后決定,全系為此統一更改考試時間。”

  中國青年報香港補習城走近了這個第一次來北京的“90后”。

  90后:“我不告訴你們!”

  在北京空軍總醫院,香港補習城第一次見到的楊力偉,是一個典型的“90后”。穿著白T恤、運動短褲、白球鞋的他和醫生說說笑笑,經常說著說著,就抱著枕頭“撲”一聲倒在被子上。

  他在QQ上提前告訴香港補習城:“其實我還想來檢查一下我的青春痘。”當然,后來醫生告訴他說:“你這只是年輕時的暫時現象,以后會消退的。”

  第一天到達北京的楊力偉壓根兒不接受媒體采訪,只揮手說讓拍背面,昨天就讓拍了小半個側面,而在到達北京的第三天,楊力偉正面面對了中央電視臺的攝像機。攝像師拿很亮的射燈照著他的臉,說話的時候,他的雙手在膝蓋上不停地攤開又合攏。

  當央視香港補習城要開拍時,有醫生說:“這設備值錢啊,幾十萬幾百萬元的,比人都值錢吧?”20歲的楊力偉卻半開玩笑地爭辯了好幾句:“機器不可能比人命值錢吧!”

  央視采訪完后,這個20歲的大男孩馬上倒在了床上,雙手捂著臉:“我不吃飯了,不想起來,你們帶飯來給我吃就行了。”直到下午3點醫生敲門,他還是趴著睡的狀態。聽到知道他真名的醫生笑著喊“楊力偉,起床啦”,他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楊力偉的學校在湖北孝感,當有香港補習城問:“你老家在哪兒?”他笑著往后一退:“我不告訴你!”他還晃著手機說:“這兩天接了七八十條短信啊。”香港補習城伸出手去:“能看一眼嗎?”他立馬收回手:“手機是私人物品!怎么能給你看。”

  他至今還瞞著父母。“我媽媽是個脾氣直的人,如果提前被她知道了,怕不知會出什么問題,所以我一定要回去當面跟她說。”他這兩天對媒體說得最溜的一句話是:“我沒授權你們播,要是播了出了什么問題,都是你們的責任!”

  “后來都被采訪累了,就看電影,過了十多分鐘再看看和香港補習城聊天的QQ屏幕,再回一個說,‘哦,我剛才在看電影。’”

  對著陪同的中華骨髓庫湖北分庫工作人員章晟,楊力偉時而會袒露出不理解、不耐煩:“為什么都來報我,不去報隔壁新疆的捐獻者啊?我們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嘛!”

  章晟在接受采訪時,楊力偉跳到靠墻的床上,一會兒看手機,一會兒又在鏡頭外對章晟吐舌頭做鬼臉:“過會兒絕對讓你笑場!”

  這是楊力偉第一次來北京。到京第二天,北京的表哥帶他逛了天安門、故宮,表哥一家人知道整件事,幫他瞞著家里人。“我還想去三里屯,聽說有數碼產品,我想買個iTouch。”他實話實說,后來他們去逛了中關村,并沒有買到。

  到京第三天,晚上要和干細胞捐獻的“愛心大使”吃飯,楊力偉翻包倒柜找刮胡刀。他想要央視主持人芮成鋼的一個簽名。“沒有為什么,就是喜歡。他是經濟頻道的,我看過他節目的一些段落。”

  “你知道芮成鋼有一些‘雷人語錄’嗎?”香港補習城轉述了一些。

  “不知道啊!這有什么大不了!”楊力偉馬上反駁了回來。

  “我微博上面@了芮成鋼,我說希望他能給這個患病孩子宣傳募捐。我估計他當我是騙子,沒有回,他有很多事情要忙吧。但我開玩笑想,你不關注這個事,以后也許很多人要關注你了。”

  第一天,好多家媒體來采訪,一邊給外婆打電話,身邊香港補習城的相機發出“咔咔咔”的聲音。“我外婆在電話那邊停頓了一下,我想千萬別讓我外婆知道。我外婆在家里最寵我,她要是知道了,估計我就獻不成了。”

  “一開始知道我和患者高分辨配對成功時,我還覺得很榮幸。但后來就開始慎重地考慮這個問題,我其實最先考慮的不是要不要救這個患者,而是如何過我家人那關的問題。我家屬于一直過得比較平靜的家庭,這種事對家里人來說,絕對算大事。 

  “我自己一開始也有顧慮,雖然上網查了說跟普通獻血差不多,但還是擔心對身體有不好的影響。可是我一想起來對方是一條生命在等著我,我就不猶豫了。那個患者今年12歲,和我一樣是90后,而且誰沒有過12歲呢,我覺得那段時間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交的朋友也是最純真的朋友。真應該開心地過下去、玩下去,而不應該這么早走……”說著,小楊開始哽咽,眼眶濕了。

  “我這個人比較感性,最近一提起那個孩子,就忍不住……”小楊停頓了一會兒,接著說,“一個12歲的孩子,要是沒人幫他、救他的話,生命可能就這么結束了,想想就覺得很可憐。”

  當章晟又一次接到電話,告訴他有媒體想要“搶獨家頭版頭條”,楊力偉忽地一下把頭埋進了枕頭里,朝天花板抬起手揮來揮去:“誰想要頭條,叫他從500元開始起價!誰價最高,頭條就給誰,然后把錢都捐給上海那個孩子!”

  “我想我中獎了”

  在中華骨髓庫中,對患者做低分辨的造血干細胞配型測試后,通常能找到10個左右配型相合的捐獻者。分庫工作者就會聯系捐獻者:“現在有與您適配的患者,您是否愿意捐獻?”

  這樣的初篩,回復的時限是兩個工作日。醫院將初篩匯總,收到從最理想配型開始依次往下排序的捐獻人選報告單,“我們通常是按年齡,身體條件好的年輕人優先捐獻,年老體弱者靠后。”空軍總醫院血液病科副主任醫師朱玲說。

  陪同楊力偉的章晟,4年前也是一名造血干細胞捐獻者。他當年接到電話時的心情,正如2011年的楊力偉看到章晟郵件時的心情。“雖然我加入了骨髓庫,但是我想怎么可能呢,一定是騙子吧!”

  當后來章晟在QQ上和他越說越多,楊力偉才逐漸意識到這是真的:“我覺得我中獎了,而且這次是中大了。”

  之后,骨髓庫會開始做期限兩周的“再動員通知”。“你家里是否知道你參加了捐獻”是中華骨髓庫湖北分庫的工作人員章晟最常問的一個問題。

  中華骨髓庫的登香港補習城中,最多的就是大學生,他們在湖北分庫中占了58%的比重,其次才是警察、公務員等有固定工作的人。“他們有時候是一時沖動,或者學校里在宣傳,就跟著別人加入的,存在一定的流失率,有的人會反悔,而更多人因為畢業離開,換了電話地址,就再也聯系不上了。”

  低分辨測試下配型相合的捐獻志愿者同意了,就由醫院再做高分辨的測試,全國共有7家有這個資質的實驗室,分別在北京、上海、杭州、蘇州、深圳、哈爾濱等地。

  “網上有人傳什么5萬元買捐獻骨髓,其實根本不是這樣。”

  測試費是每個人3100元,這對患者家庭來說,的確是一個負擔。“通常會選擇兩位較合適的捐獻者做配型測試,再加上患者自己,這一項的費用就近萬元。我們遇到過,有患者配了六個捐獻者,高分辨測試都不相合,只好再找第七個。”朱玲醫生說。

  通常患者家屬需要預交2萬元,作為醫院各項體檢、測試、捐獻者的來回路費等支出,多退少補。“通常都是肯定夠用了,有少數超標也主要是因為交通費,比如我們曾經接受過貴州的捐贈者,本人再加一位陪同家人,來回飛機票就好幾千元了。”朱玲醫生說。

  引人注意的是,這2萬元中,還包括了給捐獻者的5000元“誤工費”。“我們不太提倡說這個,因為不想把‘捐獻’和這5000元錢畫上等號。原本造血干細胞就是無價的,而捐獻者也是有人道主義的無償精神。設置這樣的補償,只是因為捐獻可能要耽誤志愿者好多天的工作時間,而他的單位并不一定會支持,我們不能讓患者又獻血、又受經濟損失。”

  “地下工作開始了”

  “高分配型”成功后,醫院才給志愿者發來體檢通知。“5月中旬高分辨結果出來以后,章晟告訴我配上了,他又給我聯系做健康體檢。”小楊說,“我知道結果時,正在學校的操場上,就給我媽媽發了個短信,告訴她‘我配上了’。我媽從一開始就知道中華骨髓庫的人找我,但她也許覺得我不可能配對成功,就一直沒太問。”

  隨著測試的順利進行,章晟的心逐漸放下:“從最初配型成功,到最終配型、體檢都通過,通常幾率只在20%,我們始終擔心這一關能不能通過,而小楊都適合。”

  但與此同時,在遙遠的老家,母親的心漸漸變了。“短信發過去,我媽當時沒表態,我以為她就是默認同意了,誰知道她后來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不要去。”

  第二次家里和楊力偉做了“正式談話”,是5月27日。母親的理由很明確:“她說,萬一自己身體弄垮就不好了,因為我才20歲嘛。”那天他覺得母親生氣了,于是果斷地對家里人說:“我不去捐了。”

上一頁12下一頁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