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科技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妙法寺劉金龍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1年-2年
本人現就讀於香港科技大學工程系,中學曾以物理及化學科為選修科目,並獲得5級成績;另外,在英文閱讀分卷及數學科中均取得5*級。......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大學情侶分手率達81.7% 學子網曬戀愛賬單_補習

大學情侶分手率達81.7% 學子網曬戀愛賬單

大學情侶分手率達81.7% 學子網曬戀愛賬單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畢業季的校園,依戀與眼淚交加。除了和相伴四年的同窗、老師們深深道別,不少大學生戀人之間還面臨著一場“勞燕分飛”——今后各奔前程,愛情走到了終點。   校園BBS上,感性的學生發“失戀帖”,一抒內心惆悵;也有的學生干脆曬起戀愛賬單,理性地清算著自己的愛情成本……   Simon的父母常對他說,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而Simon則覺得,大學四年來,自己已粗通柴米之道:在上海,若是要去港麗茶餐廳、辛香匯、麻辣風暴這類中檔的連鎖餐館吃飯,人均花費50-100元;如要去卡拉OK,上海歌城、好樂迪這類KTV是優選,去錢柜就要貴上一倍;在黃金時間段去電影院看一場新上線的電影,一張票價要100元……Simon和女友談了三年多戀愛,從未計算過自己花了多少錢,直到分手以后,才想到提筆算賬。這一算讓他大吃一驚:四年來,自己已在戀愛這件事上花去近7萬。   與過往相比,大學戀情早不再是遮遮掩掩的地下工作。如今,大學生在校期間談戀愛的比例,達到60%以上。高校亦坦然面對這一情況,甚至專門開設課程解析戀愛心理。然而,對于初嘗情果的大學生而言,他們不僅享用愛情之美,同樣面對著愛情之惑,其中戀愛成本成了最現實的問題。   作家三毛曾說,只有落實到穿衣、吃飯等具體事情上,愛情才稱得上真正的愛情。如今的大學生戀人們,也正在從真金白銀堆出的戀愛成本中,建構并領悟著屬于自己的愛情觀。   “富二代”之爭——金錢等于愛情嗎?   不久前,有大學生在網上曬出“戀愛賬單”,稱自己4年來在女友身上的支出超過10萬元。網友們立刻議論紛紛,有人質疑“不該讓父母為自己的戀愛買單”,也有人表示“談戀愛花些成本實屬正常”。   戀愛也要去記賬、算成本?這道“題”,難住了大學生小柳。   小柳就讀于上海師范大學,她和男友小莫是班級里公認的“模范情侶”。從讀大一開始,無論春秋寒暑、刮風天晴,小莫每天早晨七點半雷打不動地去小柳的寢室樓給她送早點。早點是食堂買的,平均也就2元錢。但這份心意,卻遠比每天2元錢要貴重得多。   和所有的大學女生一樣,小柳常常在寢室的臥談會上與室友們聊愛情。小柳的一個室友,正在和“富二代”交往。一開始,小柳對“富二代”這個詞還有些懵懂,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室友坐在男友的跑車上,才不禁咋舌。再后來,她見識了“富二代”帶室友出入聞所未聞的高檔會館、跑去香港成打地購買名表、名包,便對小莫說:“看來我們和‘富二代’,總是比不了啦。”   “比自己是‘窮二代’更糟糕的是什么?就是找了個女朋友是‘富二代’。”Simon是一個“富二代”的男朋友,大一那年,女友開著私家車來看他,引得朋友們一陣驚呼:“拉風得不得了。”   有這樣一個“富二代”女友,Simon的戀愛開銷自然不少,Dior的香水、1000多元的對戒、Swatch的手表、跑去日本買的HelloKitty背包……每一樣都價值不菲。剛進大學,Simon的月生活費就高于大學生的平均水平:2000元,其中1000元算是“戀愛補助”。不久后,Simon發現,即使加上平時的各種補助,生活也捉襟見肘。   “愛情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上的。”后來,Simon用自己的經歷給學弟學妹們上課。“經濟條件好的男生會讓你更快樂。至于家境貧寒的嘛,放過他們吧,戀愛會讓他們像啞巴吃黃連那樣有苦說不出。”   “鳳凰男”、“孔雀女”、“富二代”……這些將人們家庭背景標簽化的新詞,近些年來才躥紅網絡,卻已為大學生們耳熟能詳。因為,由貧富差距引發的社會緊張已提前進入大學校園,其中的“富二代”之爭,深刻地影響了當今大學生的愛情觀。   跑車事件后,小莫一直耿耿于懷。在小柳生日的那天,小莫送了她一條400多元的水晶項鏈:“雖然比不上‘富二代’的禮物,但也不至于太寒酸。”小柳卻生氣了:“難道越貴的東西我就越喜歡嗎?”   戀愛半年后,小柳對戀愛有了許多新的想法。“比消費是沒完沒了的,只要他盡力就好。如果他了解我,即使100元的禮物也能哄得我很開心。”有一次,小柳說起自己小時候喜歡看某部動畫片,小莫就費盡心思找到了這部早已成“絕版”的動畫片的DVD。那年生日,小柳收到這份禮物時又驚又喜的表情讓小莫明白,除了花錢,還有許多方法能夠證明自己的愛。   戀愛,是一門只能自學的必修課   和小良談戀愛的時候,小靜牢記父母的教誨:不要讓戀人為自己花費太多,買單最好AA制;戀愛后新增的支出,向家里開口要就行了;不可貪圖貴重禮物,以免被對方看不起……   小靜和小良是“異地戀”。在一起的第二個月,他們就研究了中移動的各種套餐。再后來,小靜本著“能省則省”的原則,將短信改作飛信,電話改作視頻。即使送禮,也大多是十字繡、圍巾這種禮輕情意重的手工制品。兩人還在網上開了一個博客,每日更新,聊些生活中發生的事,互相鼓勵。   他們的戀愛開銷,幾乎都花在見面上。小良每次來看小靜,花費要超過3000元。但讓小靜驕傲的是,他們從未因戀愛給家里增加負擔。兩人都在外面找了兼職,少則每天30元,多則每天120元。有時學校搞推廣活動,需要15元一小時的臨時場務,小靜也會積極參加。   小靜覺得父母教她“堅持AA制,堅持省錢”的原則和其他人有點格格不入,就像朋友們評價的那樣——“太柏拉圖了”。   其實,如今的大學生很少能從長輩那里得到愛情指導,這門必修課多半需要自學。即使父母師長想提供一些建議,往往愛莫能助。   Simon公布自己戀愛的消息后,父母問他:“你想過愛情意味著什么嗎?你能向對方承諾未來嗎?”有了后來的經驗,他才逐漸明白父母的意思,“談戀愛就是請客吃飯”,付出的是真金白銀。他和女友同城不同校,一個在閔行讀書,一個在奉賢上學,見一次面要花的路費最少就要20元。兩人每周約會的內容大同小異:吃飯、唱歌、看電影、購物。“一條龍”下來有時要三四千元。   有一次,Simon對女友說:“我們花錢是不是太多了?是不是要省著點花?”說完以后他感覺“氣氛頓時尷尬起來”。Simon就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情。他覺得,以女友的家庭條件,每月2000多元的消費已算克制,作為男人還斤斤計較就太丟人了。   為了承擔起戀愛支出,Simon一口氣接了三份家教。盡管生活費和家教費加起來讓他的月收入幾乎趕上一個普通職工的水平,但Simon對自己卻極省:平時只吃食堂,周末回家搭伙。除了必須買的生活用品,很少有額外消費,三年多沒有買過新手機。   小莫也為自己的戀愛支出算過一筆賬,結果發現他和小柳的“恩格爾系數”出奇的高——每個月1000多元幾乎都花在了吃飯上。“難道我和她在一起是為了找個飯搭子嗎?”但當小莫回想起當初的心情時,承認“希望有人陪著吃飯”是他追求愛情的重要原因。   “跑到食堂里一看,身邊人都成雙成對,自己卻一個人,孤零零的,多難受。”無論承認與否,小莫的這種心情是許多大學生的縮影。當下的大學生幾乎都是獨生子女,是愛情讓他們品嘗到了寄托與付出的美妙。   但是在真正接觸了戀愛之后,許多人的想法都改變了。   “下一次談戀愛,我一定不會再那么稀里糊涂的。我要先立業,要用自己的能力讓喜歡的人幸福。”有過一次失戀經歷的Simon說,愛情的意義不只是排遣寂寞,它還包含了承諾和責任,而承諾和責任不僅僅是精神上的,它們必須以物質為基礎。   “等到畢業以后,不知道還能不能遇到這樣單純美好的愛情。”小靜感嘆。此時此刻,她和小良還無需面對種種現實壓力,交流、思念、體諒、扶持……他們為戀愛投入的“精神成本”遠大于“物質成本”。小靜擔心,終有一天他們會無奈地忘記如今視如生命般珍貴的東西,轉而去計較柴米油鹽的一分一厘。   校園情侶 為什么不敢談論未來   “我們的父輩奉行毛主席的一句話‘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就是耍流氓’,但是我們這一代人很少有戀愛了就必須結婚的想法。其實,連父母都不一定認同以前的觀念了,他們不會這樣要求我們。”傅小谷認為,自由戀愛帶來最顯著的變化是,這一代對愛情的態度變得輕率了。   傅小谷正在讀研究生,他在大學校園里呆了六年,談過好幾個女朋友,卻甚少考慮結婚問題。在戀愛消費上,傅小谷始終堅持男方付賬,吃飯、看電影、買禮物、旅游等加起來,一年要花費一萬多,因而至今是“月光族”。直到臨近研究生畢業,他才考慮起成家的規劃來。現在,傅小谷花起錢來不像過去“及時行樂”那般瀟灑了,他學著父母那樣記賬,同時開始嘗試省錢——他本科時有“書癡”之稱,買起書來成箱論,現在卻習慣了借書和看電子書。   盡管如此,傅小谷仍然覺得以“月光”的現狀,自己很難對目前這份愛情的未來做出具體的規劃和承諾。他會留意目前的高薪行業,會與女友討論未來職業的選擇,“但從現階段來看,都是紙上談兵。”   相比無憂無慮的本科生,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愛情更為沉重。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步入談婚論嫁年齡,但尚無獨立的能力,既無心揮霍青春,也無力承諾未來。傅小谷以自己的同學為例,除了家境比較殷實的,其他單身者都沒有找女朋友的打算。“許多人都不是應屆生,有些是工作了兩年才考來上海的。畢業后,他們先要考慮留滬,之后要考慮工作,再然后要考慮買房立足,最后才輪到感情。”   “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這句話如今已然紅遍大學校園,上一輩“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幾乎絕跡。有調查顯示,大學情侶的分手率達到81.7%,而且分手多半發生在畢業前后,現實的變數讓許多人放棄了愛情。   盡管上一輩在結婚時更加一貧如洗,但正如小莫所說:“壓垮愛情的,除了現實,還有觀念。現在的愛情與許多東西掛上了鉤,因而不會再如父母那樣,相依相伴就安樂滿足。”   隨著和小良交往的深入,小靜越來越理解父母幾條忠告的深意所在。她見過自己的同學因花心的“富二代”傷心欲絕,也見過分手后的男方列出支出明細,向前女友索回財物。盡管這種情況是少數,但小靜覺得用父母教導的方式去戀愛,讓她坦蕩心安,也贏得了小良的敬重。盡管前路不明,她也堅信“即使分開,他依然會懷念這段感情”。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