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浸會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樂善堂梁植偉紀念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1年-2年
我個性開朗,善於與人溝通,熱情有耐心。 我對補習學生有要求,會有背誦或默書的要求。 我歡迎學生在課後時間WhatsApp問我學術上的問題。 我會將每一節補習的教材放在google drive,家長亦可以提出對教材的要求。 補習時間可以有商有量,彈性處理。......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font color=black-年輕的心向往高原 青春與夢想共飛揚--font-_773


<font color=black>年輕的心向往高原 青春與夢想共飛揚</font>


年輕的心向往高原 青春與夢想共飛揚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十五年,是歷史中彈指一揮間的光陰;十五年,也是人生中僅有的全部青春韶華。人生能有多少個十五年?他的十五年,意味著他的一輩子。

  對旅游者來說,西藏“就像一場美麗的夢”;對生活在西藏的人來說,西藏就是“生我養我的地方”;而對于他來說,西藏成為了他“真實的生活”。

  他,王永振,漢族,中共黨員,中央民族大學藏學研究院2006屆行政管理與藏學雙學位畢業生,國家第一批非藏族內地生源的援藏大學生。根據中央統戰部、教育部、財政部、國家民委四部委制定的《關于從內地應屆高中畢業生中培養赴藏干部的函》,委托中央民族大學培養,內地生源定向西藏班從2002年起每年招收、培養內地非藏族應屆高中畢業生,學生畢業后赴西藏自治區縣級以下基層單位工作。王永振就是這第一批特殊的西藏定向生的一員,現任職于西藏阿里地委組織部,他將支援西藏至少至2021年。

  選擇西部  青春無悔

  選擇西部成為一名西藏定向生,這對于高考填報志愿的山東考生王永振來說似乎不是一件什么轟轟烈烈的大事,當其他高考畢業生在憧憬著未來的大學生活時,王永振卻已經在規劃著自己西行的道路。“我從五年級開始到高中,很崇尚共產主義的信仰,雖然現在說這話很多人已經不屑甚至會覺得虛偽,但這就是我,我自己內心深處的信仰。”于是在高考填報志愿看到這樣一個西藏定向生的專業時,王永振那顆渴望為那遙遠貧瘠的高原添磚加瓦的心早已悄然跳動。到了大學,王永振加入學校團學系統成為一名學生干部,曾一度擔任社團聯合會主席、校團委書記助理等職務,在那里他更多地接觸到了團中央的號召“到西部去,到基層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這句話他始終銘記于心,那顆向往高原的心也變得更加堅定和義無反顧。

  到了大三暑假,學校曾組織2002級行政管理與藏學班到拉薩實習,那是2005年7月,他們從青海格爾木坐長途汽車進藏。“路況很不好,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學經常是被顛得‘飛’起來。”通過那一次實習,王永振前無所有的感覺到自己“被”需要。從小對他來說,和許多人一樣“西藏就像一場美麗的夢”,而事實上,貧窮、疾病、文化素質低仍然籠罩著這里的大部分地區,大多數農牧民微薄的收入使生活變得很艱辛,靠著政府的救濟和補貼過日子。這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的生活,不是旅游者臆想中的愜意,而是艱辛的。眼前一幅幅辛酸的情景讓這位年輕的小伙子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存在的需要,自己要為當地百姓們做點什么。在臨近畢業的時候,王永振也曾經有過自己的擔心,“我媽媽其實并不知道西藏的情況,也不清楚我的選擇意味著什么。她只是聽別人說去西藏可能會很苦。”他很動情地說:“其實她很不放心我,但她從來不會說出口,只是在電話里反復叮囑我要吃好,穿好,要注意身體!”他的眼里寫滿了愧疚:“身為兒子,我卻不能留在她的身邊陪她。”盡管如此,王永振眼含淚水依然斬釘截鐵地說,“不管有沒有過迷茫,我們42個人從來沒有人動搖過!”,“因為我們大學前有過承諾,我們知道它所包含的意義。履行承諾,我們義無反顧!”

  “條件雖然苦,但我感到很充實、很快樂”

  2006年7月12日,火車緩緩從北京西站駛出,奔向遙遠、神秘、圣潔的世界屋脊,王永振的夢想和現實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在西藏服務地分配的時候,王永振和班里幾名男生主動請纓前往阿里、那曲和昌都等西藏“最遠、最高、最險,生活條件很艱苦的地方”。王永振申請去了阿里地區,等他到達之后他才發現那里比想象中的還要艱苦,“在一些偏遠地方,當地老百姓的生活就是,破爛的小帳篷,一個鐵架子支撐著,帳篷內簡單地擺著幾件‘家具’,連最基本的牙刷牙膏等生活用品都找不到,這就是一個家”,與自己大學四年生活反差最大的在于“這里不能和現代接軌,沒水、沒電、沒信號、沒網絡”,一切讓王永振感覺到“如果沒人惦記著自己,自己就被世界所遺忘了。”王永振第一年在阿里地區措勤縣委辦公室機要科工作,面臨的最大挑戰在于對當地環境和生活、工作的適應。高海拔的自然環境和差異巨大的文化環境讓這個充滿信心的年輕人顯得有點措手不及。工作要順利開展首先需要了解當地情況,對于習慣了網絡社會帶來的便捷,在這個無網絡的環境下無疑給王永振帶來難題。“由于交通條件的限制,我很難甚至沒有辦法接近每戶的農牧民們,即使到達了他們身邊,也很難進行溝通交流”,王永振無奈地回憶著自己當時的困境,他舉例說,“我們是很難理解當地農牧民對食物、牛、羊的感情的,即使一千元他們也不愿意賣出一頭小羊,這無疑給商品經濟的發展帶來了巨大的阻礙,不利于工作開展。”為了盡快讓工作上手,王永振花費大量心血找來黨辦、政辦兩年來的大部分文字材料和關于農牧、交通、文化等領域的介紹材料,先后兩次認真閱讀了571萬字的《新農村建設全書》,并不厭其煩地和各個部門交流學習,努力掌握措勤縣的宏觀情況。值得一提的是,王永振到西藏時,帶的其他東西不多,但卻花血本運去了200公斤重的書籍和音像資料,因為他相信這些資料的價值,也正是他這一想法為工作開展帶來了很多的便利。

  在信息閉塞的阿里地區生活是枯燥和寂寞的,有人曾“夸下海口”讓王永振在半年之內學會喝酒、抽煙,挑戰他堅持了十年的原則。如今,四年下來,王永振還是王永振。四年的生活中,他用下棋、打球、聽音樂、看書等堅持著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娛樂方式。之前有朋友擔心,因為他這樣的堅持或許會失去在這里的朋友,失去娛樂。不過時間可以說明一切,他已獲得了當地同事和百姓們的友誼和認可。當夢想照進現實,盡管條件很艱苦,但他從來也都感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很充實、很快樂,也更加向往著未來如青藏高原上一樣純凈、美麗的藍天。

  天路將延續“西藏精神”

  2006年7月,王永振等42位第一批非藏族援藏大學生啟程進藏恰是青藏鐵路開通的時候,他們將一起見證這一條鋼鐵巨龍為西藏帶來的巨大騰飛。遙想著自己還有11年的“承諾”,或者更多的是一輩子扎根在這片熱土,王永振還有四個夢想期待著在這片高原上遠遠放飛。一是要做一個政治理論家,讓自己預見世界150年甚至200年后的發展;二是要做一個政治實踐家,在青藏高原的遼闊大地上,在解決老百姓民生問題和解放發展西藏生產力上有所成就;三是大力提高西藏地區的教育水平,特別要為學生的人格形成提供更大的幫助,讓更多的青年懂得奉獻;最后,王永振靦腆地表示,自己很喜歡唱歌,曾經也是學校合唱團四年的“忠實”團員,他希望自己將來60歲退休后在西藏能舉辦一場個人演唱會。四個夢想或遠或近,但他堅定地認為人生只要有目標,有理想,人生就有生存和奮斗的意義。談起西藏,王永振也總是很自豪地說,“西藏是打開21世紀自然科學和人文科學的金鑰匙”。作為人文社科畢業的學生,除了工作,他一直在研究西藏的大文化,在這里他看到了研究人類社會歷史演進規律的寶貴資源,他希望能結合自己所學的人類學和民族學學科知識,在藏族人文社科的研究上有所建樹,為學術貢獻自己僅有的一點綿薄之力。

  想起大學生活,為了鼓舞士氣,學校曾經請來了陰法唐將軍,給同學們講“西藏精神”——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奉獻。“我還記得陰老講過,當時他們在西藏不敢洗臉,因為臉上的水被風一吹就結成了冰,冰化了之后皮膚就會裂出很多口子。”王永振對陰老和四個“特別”印象深刻,彷佛嵌入了他的骨子里頭。因此,在面對現實工作中的各種難題,王永振認為,“我們都是懷著一種美好的愿望來的,雖然現實讓我們心痛,西藏和內地仍然有很大的差距,而且發展緩慢,加上教育的滯后,以及許多客觀的地理氣候等因素限制,這里的現狀讓我們擔憂,發展變得更加艱難。但我相信,只要擁有責任心,學會耐心傾聽藏民的心聲,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為他們解決一些實際困難。我們也能做得很好!”王永振信心滿懷。

  “那是一條神奇的天路/把人間的溫暖送到邊疆/從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長/各族兒女歡聚一堂”,歌詞里的“天路”歌頌著青藏鐵路為西藏人民帶來的福祉,而那一批批像王永振一樣的各族援藏大學生也正以他們的青春和夢想在鋪就著另一條神奇的“天路”。這條“天路”是希望的呼喚,是激情的奔騰,他們也將延續老一輩革命家的“西藏精神”,以跨越新世紀的鏗鏘足音在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努力書寫西部騰飛、民族振興的壯麗篇章。

  來源:中央民族大學2008級管理學院本科生  黃基鑫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