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有少於1年補習經驗補習導師


中學:湖南省長沙市雅禮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少於1年
我是來港內地生,普通話是我的母語。我發音標準,認真負責,可用純普通話教學,亦可輔以廣東話解釋。......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font color=black-西夏文化研究的著名學者李范文:破譯天書,傳播絕學--font-_772


<font color=black>西夏文化研究的著名學者李范文:破譯天書,傳播絕學</font>


西夏文化研究的著名學者李范文:破譯天書,傳播絕學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西夏,這個賀蘭山下的神秘古國,曾先后與宋,遼,金鼎足而立近二百年之久。但在中國的二十四史中,唯獨找不到西夏史。西夏滅亡后,其歷史和文明都沉淀在歷史深處。稀少的文物典籍,使人們對西夏研究望而卻步,學術界稱西夏研究為“絕學”,西夏文字因其難以識別,更被視為“天書”。

  1972年1月,周恩來總理到中國歷史博物館視察,見到了西夏文文獻,他問道“現在懂西夏文的有幾個人?”當得知只有一兩位老人時,他語重心長地說:“一定要培養人學這種文字,決不能讓它失傳!”

  為了落實總理的指示,有關方面左挑右選,終于從寧夏相中了一個合適人選,讓其赴京師從于西夏文字專家羅福頤老人,這個人就是李范文。

  大學時為西夏文字深深吸引

  李范文1932年出生于陜西省漢中地區,1952年就讀于中央民族學院民族語文系。當他在大學三年級第一次見到西夏文時,就被那筆畫繁復的方塊字深深吸引,在讀研究生期間,他開始偷偷的學習西夏文,并萌發了先學習西夏文繼而研究西夏史的志向。

  在研究生畢業分配工作時,他放棄了在北京工作的機會,毅然提出到西夏王國的故地——寧夏去搞研究。對此,他的朋友同志不理解,他的妻子更是無法接受,一氣之下,與他離了婚。

  1960年6月,“眾叛親離”的他到了寧夏才發現除了賀蘭山下沉寂的西夏王陵還掛了個“西夏”之名外,根本沒有西夏研究單位。不得已,他只好落腳于寧夏大學歷史系。“文革”初期,他被發配到貧困的西海固山區,接受勞動改造。

  命運的安排給李范文開了一個大玩笑后,終于適可而止,被西海固的鄉親們譽為“種玉米能手”的他,在1972年被調回寧夏博物館,參加寧夏王陵的發掘工作。盡管他當時屬于“摘帽右派”,未被列入研究人員,只能跑跑后勤,管管伙食,但他已經很滿足了,因為這畢竟向久違了多年的西夏研究的夢想前進了一步,更何況,他可以利用業余時間去關注那些殘磚碎瓦的發掘。

  正是因為李范文對西夏研究如此癡迷,有關方面罔顧重用“摘帽右派”之嫌,決定派他到北京求教于羅福頤。羅福頤被他對西夏學的鐘情所打動,將家里珍藏的西夏文獻借給他。李范文如獲至寶,因為當時還沒有復印機,他就夜以繼日的伏案抄寫。北京的夏天酷熱難耐,他就在脖子上系個濕毛巾,身上穿著短褲,在悶熱的房間里揮汗疾書。夜闌人靜,為了不影響屋里的其他人休息,他就將桌子搬到走廊,借著微弱的燈光繼續抄寫。人們欽佩他的勤奮,感嘆“寧夏也出了一個陳景潤。”

  立志編寫《夏漢字典》

  北京的求學經歷時李范文受益匪淺,但他并不滿足于自己一個人學懂西夏文,在他心中,一個宏大的目標正在悄悄醞釀。研究西夏學,必須要閱讀西夏文文獻,而閱讀西夏文文獻就必須要掌握西夏文。如果有一本完備的西夏文字典,那么閱讀西夏文獻就不再是如捧天書,西夏絕學的大門也就會向人們洞開,而世界上尚未正式出版過一部西夏文字典,有的學者曾經作過類似的嘗試,但未能如愿,有的雖然編過西夏字典,但過于簡略。因此,他立志要編寫一本真正的《夏漢字典》。

  帶著這個理想,李范文又回到了寧夏,繼續參加西夏王陵的發掘工作,發掘隊的其他人后來都陸續回城了,只有李范文樂不思蜀,一個人留在那些禿冢殘垣之間苦苦尋覓。在他的眼中那些方圓約五十公里的陵園并非一片殘敗荒涼的廢墟,而是西夏歷史的一座博物館,西夏文化的一塊聚寶盆:那陵園中的一丘一壑,一磚一瓦,一草一木并不是死氣沉沉的,而是遙遠古國的一個歷史載體,潛藏著不為人所知的神秘信息。

  后來妻子心疼形單影只的丈夫,就讓九歲的兒子在放暑假時帶著四歲的弟弟倒發掘工地上陪陪父親。入夜,狂風咆哮,帆布帳篷被刮得搖搖欲飛,野狼凄厲的嚎叫此起彼伏,小兒子嚇得躲在父親的懷中瑟瑟發抖。第二天清早,三個人的頭發,耳朵,鼻孔里凈是沙土,想擦拭一下,毛巾卻變成了冰坨子。本打算在工地上住上幾天的兩個兒子,嚷嚷著要馬上回家。從此他們放暑假再也不來了。

  為學術廢寢忘食

  那時每月才供應半斤豬肉,幾乎天天是白水煮面就咸菜疙瘩。使這個身高一米七七的北方大漢,因營養不良,體重僅剩五十公斤血壓,高達八十,為了西夏學研究,他幾乎耗盡了心力。為了給羸弱的丈夫補充營養,妻子一狠心,先后殺了家里14只正在下蛋的母雞……

  經過對西夏王陵先后六年的艱苦發掘和研究,李范文對3270塊殘碑進行了逐一考釋,制作了近百公斤的三萬多張卡片,積累了大量的原始資料,寫出了《西夏陵墓出土殘碑粹編》等一批學術專著,并完成了《夏漢字典》的初稿。

  1980年,為了解決字典的音韻問題,李范文跋山涉水,赴四川,甘肅,調查西夏遺民后代,考察木雅語,道孚語。他記下了4000多個單詞,搜索了200多個例句,千方百計的搜尋“西夏語”衍變的蛛絲馬跡。

  一1984年4月,日本西夏學者西田龍雄教授來寧夏訪問,李范文騎車到賓館與之相會。在路上不幸發生車禍,他被撞成左腿骨折。手術后,臥床半年,休息一年,而這正是他研究西夏文韻書《同音》的關鍵時刻,他在養傷期間堅持工作,為了防止身體下滑,他讓家人將自己綁在床欄上,忍痛寫作。

  李范文做事的專注程度非一般人所能想象。有一次,他全神貫注于工作中,忘了自己還在鍋里燉著肉,結果直到鍋干肉焦,滿屋煙氣時才醒悟過來。一天在騎車的時候,他正在為字典的事情冥思苦想,結果失控的自行車就像脫韁的野馬直奔一輛停著的汽車,他被撞得頭破血流。

  意大利歷史語言學家斯卡利格有一句名言:“十惡不赦的罪犯既不應判處決,也不應判強制勞動,而是應判去編字典,因為這種工作包含了一切折磨和痛苦。”對于這些“折磨和痛苦”,李范文甘愿心領身受。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長達25年苦心孤詣的研究和編著,滲透著李范文和同道們心血的《夏漢字典》終于在1997年出版問世了。全書150萬字,從字形,字音,字義,語法等各個方面,對6000個西夏文字驚醒了全方位的注釋,并用含英兩種文字釋義。這是目前世界上收字最全一部西夏文字典,也是世界上正式出版的第一部體例完備的夏漢字典,被學術界譽為打開研究西夏文獻寶庫的金鑰匙,對于推動整個西夏學的發展,將起到不可忽視的作用。

  李范文對西夏學的貢獻不限于此,他還撰寫出了一批具有很高學術價值的論文和專著,解決了西夏學的一個又一個難題。他撰寫的《試論西夏黨項族的來源與變遷》一文,讓人們理解了西夏遺民的消失之謎;《西夏官印匯考》揭開了西夏官印之謎;《〈掌中珠〉復字注音考釋》揭開了西夏文復字注音之謎;《西夏皇裔今尚在》,揭開了西夏王胄并未被成吉思汗趕盡殺絕之謎……

  助西夏學走向世界

  1982年,日本學者橋本萬太郎到蘭州大學訪問時,與被邀赴蘭大的李范文交流了雙方研究進展,從此打開與國外同行的聯系。

  1986年他隨中國社會科學院代表團赴蘇聯考察,同年赴匈牙利參加國際喬馬藏學會,發表了《中國西夏學的回顧和展望》;1996年應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亞非語言文化研究所之邀,攜夫人前往講學并進行學術交流,培養日韓中三國碩士,博士,副教授,教授共11名,并與中島干起合著《電腦處理西夏文研究》一書;同年應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之邀前往講學,在清華大學,文化大學,中興大學以及國立歷史博物館講授西夏歷史和語言文字;1999年12月應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邀請赴日講學,發表了《20世紀西夏學的回顧與展望》;2000年11月再次應臺灣中央研究院語言研究所邀請,參加西夏文輸入電腦鑒定會。目前,李范文正與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龔煌城教授共同主持國際合作課題《俄藏黑水城文獻研究》。

  他的不懈努力,正是為了駁倒上世紀之初有些外國學者的結論:“西夏在中國,西夏學在外國”。他和同道們正是要以卓越的成就向世人昭示如今一個不可爭辯的事實:“西夏學在中國!”

  他的兩部專著《宋代北方放音》和《同音研究》被學術界譽為中國西夏學研究方面的“雙璧”。

  他主持的國家級課題《西夏語比較研究》約六十萬字,學術界評價這一課題的研究成果:“集中外西夏語研究之大成,資料之豐富,無與倫比。”

  日本西夏學專家橋本萬太郎對李范文執著的治學精神敬佩不已,稱贊他:“精疲力竭,猶不罷手”。

  由于他在西夏學研究中的突出貢獻,1984年獲寧夏回族自治區有突出貢獻專家稱號;1986年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稱號,并享受國家特殊津貼。他的名字被載入《當代中國名人錄》,美國的《國際名人錄》,英國的《世界名人錄》,《世界精英錄》。

  對于這些榮譽,李范文都視若浮云,他現在關心的是如何攀登下一個學術高峰。目前他正組織國內西夏學專家廣泛收集資料,準備編寫出第二十五史——《西夏通史》。

  回顧幾十年的心路歷程,功成名就的李范文在接受香港補習城的訪問時表示

  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完成兩件事:一是爭取早日把《西夏通史》寫完,順利出版,讓西夏這一斷代史得到中國史學界的廣泛認同。二是要培養西夏學高級教學和研究人才,現在他已與北京大學,復旦大學,首都師大,陜西師大等高校合作,共同培養西夏學博士生,他愿為西夏學人才的培養奉獻綿薄之力。              

  

  出版社出版)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