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城市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STFA Tam Pak Yu College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多於3年
本人是香港城市大學工商管理二年級學生,自中四起替初中補習。 本人喜歡與小朋友相處,富有耐性,責任心和同理心。而且有教授小學,初中和高中的經驗,例如在補習社擔任小學功課輔導班導師和私人導師。 本人對教學充滿熱誠,希望針對學生的程度和個別需要,透過良好的教學資源和耐心教導,培養學習興趣,並跟進與督促學習進度,加強學生的能力,打好基礎。時間可商量 。......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font color=black-民族語言學界的領頭人--戴慶廈教授--font-_884


<font color=black>民族語言學界的領頭人--戴慶廈教授</font>


民族語言學界的領頭人--戴慶廈教授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戴慶廈,福建省仙游人。1935年6月21日出生于福建省廈門市。中央民族大學一級教授、學術名師,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系統突出貢獻專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央民族大學漢藏語研究中心主任,中央民族大學“985工程中國少數民族語言文化教育與邊疆史地研究哲學社會科學創新基地”基地主任、首席科學家,《漢藏語學報》主編。

  戴慶夏教授現任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學科組成員、中國語言學會副會長、國際雙語學學會會長,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少數民族分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美國語言學會終身榮譽會員,美國《藏緬語區語言學》雜志編委,《中國語文》、《民族語文》、《語言文字應用》、《語言研究》、《語言科學》等雜志編委,吳玉璋獎金委員會評審委員等社會兼職。著有《計算機數據庫及文字處理技術在少數民族語文研究中的應用》、《藏緬語族語言研究》、《漢語景頗語詞典》等20余部著作,發表學術論文200余篇。先后被南開大學、武漢大學、香港城市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北京語言文化大學等29所著名高校聘為兼職教授。

  傾心學海,孜孜以求

  戴慶廈出生在鼓浪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為了慶祝他的出生,父母給他取了一個非常應景的名字——“慶廈”。度過了快樂的童年后,戴慶廈順利考上了中學,那時的戴慶廈是一個活潑好動的孩子,聰明好學,尤其喜歡二胡,十四歲的時候,便成了縣里第一把少年二胡手,跟著縣里的樂團四處演出。那時的他,曾經一度夢想成為一名工程師或者發明家。

  然而命運的轉折永遠是在不經意間出現。1952年,戴慶廈十七歲了,那時的中國,建國伊始,百廢待舉。為了改變民族地區落后的經濟文化面貌,黨號召廣大青年學者組建民族語文隊伍,深入民族地區,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民族語言普查、研究,開展民族文字的創制、改革、規范等工作。已經是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團員的戴慶廈積極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進入中央民族學院,成了景頗語班最小的一個成員,從此踏上探索民族語言學奧妙的征途。戴慶廈沒有想到,偶然的一次選擇竟改變了他的整個人生;他更想不到,在不久的將來,他能成為世界漢藏語言研究的領軍人物。

  進入大學以后,學校和老師的熱情指導、民族院校內濃郁的民族氛圍都深深地感染著他,他了解到民族語文的意義,明白了學習研究民族語言的重要性。他很快就適應了這個全新的環境,收起了好玩的天性,開始認認真真地學習專業知識。50年代初期的的景頗語教學,還沒有教材,老師也沒有成形的教案。他和班上的12名同學只能靠四處找資料,自主學習。進入大學后的第二年,他被派往云南,深入到景頗族聚居區學習。這期間,他學習景頗語,了解景頗族的生存環境和民族特質,為學習研究景頗語積累第一素材;他扎根于景頗人群中,與勤勞善良的景頗人結下了深厚的情誼,深深地愛上了這個古樸的民族。回校后的三年,憑著對民族語文的無限熱情,戴慶廈已能夠說一口流利的景頗話,形成了自己的景頗語研究方法,民族語文研究的第一步,就這樣順利地跨過去了。正是那樣一個艱苦的學習過程,鍛煉了他自主學習和研究的能力,這對他以后的教學研究起著深刻的影響。

  大學四年,戴慶廈從一個懵懂青年成長為有明確奮斗目標的熱血好男兒。國家優厚的民族政策待遇,讓他深深體會到國家對人才的珍愛,對少數民族人民的關愛,他下定決心一定要用自己的所學,報效祖國,為祖國的繁榮富強盡一份心力。在大學里,他在刻苦學習景頗語之余,還積極自學漢藏語系的其他分支語言,了解民族語言的整體狀況。這為他后來研究民族語文奠定了專業知識基礎。

  后來在總結自己的成功經驗時,他說:“學習語言,需要一點天份,但是僅僅這一點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甘于寂寞,終其一生勤勉以對。”這個早慧的大師,就這樣一步一步地走在民族語文研究的前沿,默默然,卻閃耀著可以穿透世人的光芒。

  潛心研究,碩果累累

  大學期間,由于刻苦努力,戴慶廈被評為優等生。1956年畢業以后,順利地被安排留校任教。然而,站在講臺上的他,無論如何也忘不了那深處祖國大西南腹地的少數民族。他積極參加社會活動,深入實地調查研究。1956年夏,他參加了中國科學院少數民族語言調查隊,前往云南調查研究少數民族語言,幫助少數民族,主要是景頗族和哈尼族,創制、推行民族文字。這一去,就是四年。

  在這四年期間,他帶領調查隊的成員,與少數民族兄弟姐妹同吃同住同勞動,不辭辛勞,跑遍了祖國西南邊陲的山山寨寨,深入調查研究景頗族和哈尼族的民族語言,創制了哈尼文,并結合雙語教學方法,進行掃盲工作,在哈尼族中廣泛推廣,取得了顯著的成效,為哈尼族的經濟文化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被哈尼人親切的看作“我們的哈尼人”。四年下來,他認識到了實地調查研究的重要性,養成了良好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研究習慣,收集到了大量的民族語言原始語料,積累了豐富的民族語言研究經驗。隨后,他幾十年如一日,醉心于民族語言研究,編纂景頗語詞典、語法書、教科書,培養了大批的民族語言研究人才,取得了巨大的成績。

  他深知,研究少數民族語言,不僅要面臨民族語言結構的表層,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它背后的社會特點、民族文化和民族心理。要真正研究透徹一種民族語言,必須了解這個民族,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與這個民族在語言上、心理上溝通。從云南回來后,每隔一兩年,他都要去民族地區調查新語言。五十年來,他親自調查研究了20多種少數民族語言和方言,掌握了大量國內外鮮見的語料,進行了長期深入的綜合研究。

  戴慶廈是一個求知欲旺盛,永遠不知道停歇的人。對民族語文,他投入了不倦的熱情和畢生的精力。在大學期間,為了學好專業知識,他堅持每天學習到熄燈才上床睡覺。在云南調查的時候,他的桌子上永遠堆滿了書籍,白天出去調查,晚上回來還要看書學習到深夜。文革時期,雖然民族語文研究遭到破壞,但是他仍然堅持學習,不斷的充實自己的專業素養。幾十年來,為了一心一意的學習民族語文,他放棄了所有的休息時間,在他的概念里,沒有休息日的說法,無怨無悔。

  不倦的付出,使他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五十余年里,主要從事漢藏語言研究的戴慶廈,先后出版了27部專著,如1983年編著出版的景頗語和漢語對照的第一部詞典——《漢景詞典》、《景漢詞典》,1992年編著出版的《藏緬語族語言研究》,近期編著出版的《仙仁土家語研究》等,2部獲國家級獎,5部獲部委級獎,發表了280余篇專業論文。

  此外,他還多次赴美國、法國、德國、澳大利亞、瑞典、泰國、新加坡、日本等國家以及臺灣、香港地區進行學術訪問或講學。

  廣泛的社會認同度背后飽含著無數艱辛,也正是這些,見證了他一步一步走向民族語言學大師巔峰之路的全過程。

  如今的他,被譽為“民族語言學界的領頭人”。他撐起的是民族語文的一方廣闊天空!

  面對自己的成功,戴慶夏這樣說:“能夠在民族語文領域做出一點成績,得益于年輕時能夠很快就愛上自己的專業,全身心地投入學習,并且一直堅持不懈,肯在專業上下苦功夫。一個有事業心的人,在確定自己從事什么事業之后,就應該堅定地走下去,而不能左顧右盼,這山望著那山高,看到哪里有利就往哪里跑。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如果這樣搖擺不定,一輩子能夠晃悠幾次呢?”

  醉心講臺,桃李滿園

  1960年春天,從云南調研回來后,戴慶廈便正式開始了長達47年的任教生涯。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多年來,他堅持以科研促教學,教學相長,積極把科研成果于第一時間帶進課堂。他的課堂,永遠是站在學科前沿,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知識豐盛,可操作性強,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學子拜在他的門下。

  47年來,他講授語言學、社會語言學、藏緬語概論、漢藏語概論、景頗語語法、彝語支語言比較、語言調查等課程。他的學生,不僅有本科生、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還有外國高級進修生,他為國家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民族語言學科繼承人和開拓者。

  作為師者,戴慶廈老師不僅是知識淵博的,還是嚴格的。這種嚴格,來源于對民族語言的深切熱愛。他的嚴格,不僅體現在他對自己的要求上,還體現在對學生的要求上。后來他的開門弟子劉菊黃和傅愛蘭在回憶戴老師的嚴格治學時說:“老師自己治學嚴謹,對學生要求也很嚴格,大到理論的闡釋、方法的訓練、語料的準確,小到論文寫作中的依據表述、甚至一個標點,都不肯有半點馬虎……”

  由于工作認真負責,表現優異, 戴慶夏于1984年被提升為中央民族大學少數民族語言系系主任,1990年被評為博士生導師,1994年被任命為中央民族大學少數民族語言文學院院長。集教學、科研和行政工作于一身的他,沒有因此打亂前進的腳步。面對繁重的工作量,他更加合理地安排自己的時間,緊抓科研不放,把工作安排的有條不紊。

  執教近五十年來,戴慶夏老師每一年都超時超額教學,最多的時候每年的授課課時多達400個,培養出了數百個民族語言學子。他很愿意與學生在一起,與學生接觸,可以深切感受青年人的青春活力,獲取新的靈感和視角。戴慶夏經常帶領學生深入民族地區調研,讓學生廣泛的參與到自己的研究課題中來,盡可能的為學生提供鍛煉的機會。他今年剛出版的《仙仁土家語研究》就是與自己的博士生一起寫的。

  如今,他教授過的學生已經遍布祖國大江南北,為民族語言事業的發展做著不同程度的貢獻,很多學生已經成長為民族語文研究的新興力量。桃李滿天下的戴慶廈,每當想起自己的學生時,心里是欣慰的。

  2005年,學術界為他舉辦了盛大的研究會,慶祝他從事民族語言研究工作五十年。一時間,來自大江南北的賀信如雪花般飄至他手中,鮮花、掌聲如潮而至,那些來自自己學生真切的祝福,令戴慶廈陷入深深地感動之中。那些人中,有他的學生,也有已成名成家的人自愿當他的學生——所謂桃李滿天下,怎么能僅僅局限于自己所教授過的那些人呢?那些沒有教授過卻誠心把自己當老師的人,又何嘗不是那滿園桃李中的桃李呢!

  得師如此,夫復何求?而為師如此,又夫復何求?

  癡心學術,我正年輕

  半世紀的風雨過去了,這個昔日的青春少年如今已成了70高齡的矍鑠老人,然而他的心永遠是那么年輕,對民族語文研究的無限熱情令他充滿活力。

  這么多年來,除非特殊情況,他不允許自己遲到,無論有沒有課,他都堅持每天早早的到辦公室,寫論文、搞研究、備課、找學生談心……總是有忙不完的事情。他把辦公室形容為“磁場”,一個深深吸引著他的磁場。他很少呆在家里,回家就是休息,其余的時間,都是在辦公室度過。他喜歡呆在辦公室,只有在辦公室,他才能心無旁騖地做研究。

  搞語言研究的人,是寂寞的,一個人默默地沉浸在那浩瀚如煙海的文字里,沿著自己研究的方向,執著以求,不能有一絲的動搖。如此靜寂,除非親身體會,否則無人能了解其中的艱辛。只有在成果出來,人們驚羨于他取得的成就時,似乎他的隱忍付出,才有了等價的回報。

  然而這畢竟只是外人的猜想。其實如若心甘情愿,那也是快樂的。所謂最后的成功,那不過是對自己研究多年的成果的正確性的印證,對研究者本人來說,研究的過程才是最值得珍惜的。戴老師就是這樣的心情。

  對民族語言研究熱情依舊的戴老師經常說,少數民族語言學,能促進民族交流,加深民族了解,增進民族感情,幫助民族發展,是民族工作中的重要內容。世界上語言不分大小一律平等。語言在不斷地變化,我們要把握這些變化,為解決民族工作進行理論分析,做出科學決策。

  談及到自己以后的人生,戴老師躊躇滿志:今年要去云南做一次調查,明年去湖南調查土家語,后年……這個被所有人評價為“認真嚴謹、謙虛謹慎、艱苦樸素、行事低調、溫文爾雅”的大師,永遠是不知停歇的。現在他的精力還很旺盛,他還要繼續搞研究。等到以后退休了,他就會去學習音樂,拉二胡,把曾經放下的愛好再撿起來。至于來世么,他說:“如果真的有來世,那么我仍然要選擇搞民族語文研究!”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