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有少於1年補習經驗補習導師


中學:禮賢會彭學高紀念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少於1年
本人是本年度應屆DSE生,對數學科最有信心,亦希望能將自己擁有知識傳授給其他人,本人可以為小學至初中學生補習數學。有信心可以提升學生數學成績之餘,亦增加他們對數學的興趣。有助應付未來考試。 ......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清華驚現“真維斯樓”_1044

清華驚現“真維斯樓”

清華驚現“真維斯樓”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清華大學現在多了個‘真維斯樓’,下一步會不會有班尼路樓、美特斯邦威樓啊?”前日,清華大學第四教學樓被命名為“真維斯樓”,引起極大爭議,很多人認為這樣的冠名商業氣味太濃。   清華大學稱,為校園建筑物命名是國內外學校籌集資金的通行做法。   香港補習城在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官網上發現,14個院所、實驗室和樓宇等籌款項目也給出了“冠名費”,金額共計7.5億余元。   教學樓命名“真維斯樓”引爭議   第四教學樓是一幢位于清華大學校內南北主干道西側的四層小樓。   香港補習城看到,靠東南方向的樓面已經掛上了“真維斯樓”的四個大字,并用英文標注“jeanswest building”。   教學樓以企業品牌冠名,引發學生和網友的爭議。   “真維斯樓?什么時候建班尼路樓、美特斯邦威樓?是不是也打算把禮堂、學堂都給七匹狼、波司登冠名啊?”網友評論道。   清華大二的女生小慧告訴香港補習城,她的許多同學都在樓前拍照“留念”。“用人名命名我們都習慣了,可是用企業名字真的很奇怪吧?更何況是真維斯!”   大部分清華學生都覺得,捐資建樓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用服裝品牌給教學樓命名,有違校園內的學術氣息。   企業方正與校方溝通是否換名   清華大學新聞中心昨日表示,為校園建筑物命名是國內外學校籌資助學的通行做法,2003年,臺灣裕元集團捐助清華大學第六教學樓的建設,第六教學樓也叫“裕元樓”。   但香港補習城注意到,教育部早在1997年就有通知規定:“校內各類教室、各類建筑物不得以捐資者名字命名,特殊情況需要經過審批……捐資者,可在校園內刻石記名,以資紀念。”   真維斯集團的外宣蔣女士表示,當初和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聯系時,他們就打算用企業名稱命名,也一直是這樣協商的。   目前,他們也獲悉學生有很多不同的聲音,集團的領導正在和校方溝通。但是否會把這個名稱更換,并沒有確切的打算。對于捐資多少,真維斯方面不愿透露。   14個項目冠名 金額達7.5億余元   在調查中香港補習城發現,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官網在“項目介紹”欄目中,有一個關于籌款項目的子欄目,共有29個項目在籌集資金,其中14個為院所、中心或者博物館、實驗樓等樓宇,冠名捐贈金額共7.5億余元。   由于具體的院所、樓宇不同,冠名接受的捐款價位也不同。其中最低在200萬元左右,如馬克思主義學院資料室,冠名金額最高的是球類館,要求1.38億元。   香港補習城了解到,清華其他樓被企業冠名的也有,但是通常都是特定行業冠名特定專業:比如新聞學院院樓是宏盟樓,宏盟是一個廣告傳播集團。   微議   網友微博惡搞   清華第四教學樓被命名為 “真維斯樓”的消息,引發網友瘋狂圍觀評論。此話題在香港補習城微博一小時話題榜上持續居于首位。不少網友進行惡搞蓋樓。   聽說昨天真維斯樓有人跳樓了!”   “錯啦!是班尼路樓!”   “真的嗎?噢,那我去美特斯邦威樓自習去了。你去嗎?”   “你先去吧,我先到安踏樓拿點東西。”   “那晚上鴻星爾克圖書館見!”   “好,記住我們的約定哦,To be NO.1!”   “嗯!不走尋常路!”   網友“簡直”杜撰了一段香港補習城對清華大學某院長的采訪內容,稱該院長這樣解釋“真維斯樓”:“確切含義并不是企業的名稱,而是‘真理維護者居于斯樓’的意思。有意發起一項校友簽名活動,正式提議將‘真維斯’列入清華校訓。”   網評   “真維斯樓”有了,“杜蕾斯樓”還會遠嗎?   不難想象,地方高校校長們一看原來還有這等生錢妙事,必然紛紛效仿,今天我們看到的還只是真維斯樓,明天就會風吹草動般出現杜蕾斯樓、婦炎潔樓、安爾樂樓,甚至是不孕不育醫院樓。如此,學生的對話也會變得很有趣:“喂!今天送爸媽,黃金酒那邊有課嗎?”“沒,不過別忘了下午去無痛人流樓考試。”   不過話說回來,實際上,胡亂出售教學樓冠名爆出了中國大學最大的一個問題是產權不明。一所大學的產權究竟是教育部的、國資委的、當地政府的,沒人能說得清楚。   大學校長是任命的,大學教研經費是上面批來的,但大學自己的盈利所得卻大都是自己的。所以我們看到,一些著名大學甚至不惜違規招生獲取利潤,部分大學賣了自己的地又去租地教學。而在這種全民撈錢,很多大學恨不得趕緊找個公司捆綁上市的背景下,真維斯樓的出現也就不奇怪了。   因此,在真維斯樓的陰影下,我們還是應當把高校產權問題擺到臺面上來盡早解決,明確高校產權,把高校的收入上交產權部門,產權部門再按高校上報的預算和其他需求分批給予經費為好。高校畢竟是不應當作為一個盈利機構的,而更應該是一個純粹的學術機構。   王亞煌 中國經營網專欄作者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