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有少於1年補習經驗補習導師


中學:LLCEW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少於1年
有耐性 第一屆DES考生 明白學生及考試需要 精通數學......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教材“林蔭道”之爭續 漢代前只有“林陰” _1023

教材“林蔭道”之爭續 漢代前只有“林陰”

教材“林蔭道”之爭續 漢代前只有“林陰”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陰”是“蔭”的祖宗,漢代前只有“林陰” 普通話“審音”標準將重新修訂,省語委專家建議為“六合”定音   是“林蔭道”還是“林陰道”?上周末,蘇州一名家長的疑問經本報報道后引起了社會廣泛熱議。其實像這樣讀起來容易混淆的字還有很多,“呆”字應該讀“dāi”,還是“ái”?香港補習城昨日從江蘇省語委獲悉,1985年國家頒布《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以來,“呆”就只讀“dāi”不讀“ái”。然而這只是1985年頒布標準規定的。省語委相關負責人告訴香港補習城,國家語委重大項目“新世紀普通話審音”已經著手啟動,江蘇專家正積極參與,審音工作將廣泛聽取社會意見。   音同字不同惹“麻煩”   漢代之前只有“陰”沒有“蔭”   “陰與蔭看上去好像都是‘古已有之’,以至于十三億人沒有幾人能夠一眼看清他們的親緣關系。其實只要我們一查‘家譜’,就會發現陰其實是蔭的古字,也就是先有‘陰’后有‘蔭’,漢代之前只有陰沒有蔭,二者是古今字關系。用形象的比喻來說,‘陰’就是‘蔭’的祖宗。”南師大古典文獻學與漢語言文字學專業特聘教授黃征告訴香港補習城,從戰國之后才有“蔭”的用例,而“蔭”的字形記載要到漢代《石門頌》碑刻、許慎《說文解字》才見到,然后是“蔭”和“陰”并存于文字中。   因此,漢代之前如果寫“林蔭道”反而是不規范的甚至是錯誤的。由于“陰”、“蔭”為古今字關系,一個是祖宗,一個是孫子,從漢代起到明、清年間,“林蔭道”就是“林陰道”,意義完全相同,沒有任何差別。直到民國年間,“林蔭道”這個用法才逐漸流行,并影響至今。還有,“林蔭道”、“林陰道”都是現代詞匯,古人幾乎沒有什么用例。那種認為“林蔭道”比“林陰道”早上千年的說法是沒有根據的。      編教材要看國家標準不能摻入個人情感   對于現代漢語來說,國家主管部門的規范就是唯一標準,1985年國家頒布了《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明確了“蔭”統讀第四聲,“林蔭道”、“林蔭”統一寫成“林陰道”、“林陰”。1997年國家語委推出的《語言文字規范手冊》,1998年語文出版社根據這個文件出版的《現代漢語規范字典》,已將“林蔭大道”、“樹蔭”全部改為“林陰大道”和“樹陰”。   “因此這就是國家標準;超出國家標準的都是民間約定俗成的‘俗字’、‘俗語詞’之類,不足以取代國家標準。有鑒于此,蘇教版語文教材中選用了“林陰道”是遵從了國家的規范和標準,并不是“弄錯了”。”黃教授說。   “從我個人角度來言,也覺得‘林蔭道’挺好,但編寫教材絕不能摻入個人情感,一切以國家標準為準繩。”,蘇教版小學語文教材主編朱家瓏昨晚接受香港補習城采訪時表示,“編教材是很嚴肅的事,是教下一代的。既不能跟著哪本字典跑也不能跟著出版社跑,標準只有一個。”朱家瓏說。   “棲霞山”的“棲”曾被人當錯字涂掉   其實像這樣讀起來容易混淆的異形字還有很多。南京著名的“棲霞寺”曾寫成“棲霞寺”。“棲”和“棲”讀音完全相同,但推行簡化字后“棲”字被取消了。   宋代一位著名書法家曾在棲霞山石壁上題字“棲霞山”,不料被誤以為是個錯字,有人用大紅油漆硬是把“棲”改成了“棲”。黃征教授說,在古代是先有“棲”后有“棲”,由于人們常把“棲”讀成xī,為了表音準確,古人就又造了個“棲”字來代替“棲”。前幾年,棲霞寺修建山門時,門額上題寫“棲霞寺”三個大字,當時就有南京市民提出來,棲霞寺作為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寺廟,名稱應沿用古代的“棲”字。“其實‘棲霞寺’比‘棲霞寺’是個更古老的名稱。這個例子和‘林陰道’與‘林蔭道’有點類似,如果要追根溯源,兩個表述都是正確的。”黃征說。   “審音”標準將重新修訂   1985年修訂時統一了很多多音字   一個字有好幾個讀音,并且這些讀音沒有區別意義的作用,這就增加了學習者的負擔,甚至會產生誤解,這就必須加以規范。比如上世紀80年代初臺灣電影《汪洋中的一條船》在大陸風靡一時,秦漢扮演的男主角不幸患上“肝癌”。在臺灣“癌”字讀“yán”,當男主角念到“肝癌”時,大家都誤以為是“肝炎”。看完這部影片,觀眾留下“得了肝炎會送命”這個錯誤的印象。江蘇省語言文字培訓測試專業委員會主任、南師大潘文教授介紹,大陸規定“癌”讀作“ái”,有效地區分了“炎癥”和“癌癥”兩個詞。   據介紹,1985年頒布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明確規定很多字不再是多音字。比如說“咱”只讀作zán,不再讀zá。但這個制定于20多年前的標準今年將被修訂。昨天,江蘇省語委相關負責人告訴香港補習城,這部用了20多年的“審音”標準要被修訂,國家語委重大項目“新世紀普通話審音”工作已經著手啟動,江蘇專家正積極參與。   專家建議為“六合”“打的”定音   “生活發生變化,語言同樣在發展變化,‘審音’標準修訂是大勢所趨。比如‘打的’這個已經被民眾普遍接受表述中,‘的’是個音譯外來詞,1985年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并沒有為它‘定音’,‘dī’這個讀音在詞典中又沒有,有必要吸收‘dī’這個讀音。”潘文教授說。也有專家指出,“還有六合‘lù’的六字,這個字只有在表述地名六合和六安時才讀‘lù’。原版的審音標準中沒有為六定‘lù’這個音,從現行標準來看,六合‘lù’這個讀法是不對的,但從遵循當地人的發音出發,可以考慮為六補上‘lù’這個音。”江蘇省語委相關負責人告訴香港補習城,修訂前專家組將會廣泛聽取民意,關注社會大眾的語言習慣。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