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浸會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1年-2年
本人是內地學生,高中就讀于廣州的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考以高分686分被香港浸會大學錄取。現爲浸會大學public relations and advertising學生。高考中,語文分數爲128(150滿分)數學分數爲130(150分滿分)英語分數爲140(150分滿分)理科綜合288(300分滿分)。本人從小學習普通話因此能說流利的普通話,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勝任家教工作。敬請考慮!......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來自廣西橫縣的調查:農村幼兒園的短板怎么補_1346


來自廣西橫縣的調查:農村幼兒園的短板怎么補


來自廣西橫縣的調查:農村幼兒園的短板怎么補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隨著農村外出務工人員的增多,“留守兒童”的托付成了農村一大難題,在當前外出務工忙的情形下,很多家長快馬加鞭地將孩子“趕”上入園軌道。 

  然而,農村普遍條件差,幼師院校畢業生自愿下鄉的少,農民自主辦園的多。缺乏教學經驗,達不到辦園標準,農村學前教育正面臨背負“托兒所”外殼的困境。如何努力提高農村學前教育普及度、提高師資水平?如何轉變家長落后的早教觀念?

  幸福園心有余力不足 

  辦園場地不大,玩具教具不全,師資力量有限,園長擔心孩子從小得不到很好的教育,影響孩子的成長。 

  早在2000年,覃兆換就與姑姑合資辦起了一所農村民辦幼兒園——廣西橫縣百合鎮馬平村幸福幼兒園,當時只有8名學生。11年過去了,覃兆換的幼兒園有60名學生。然而,當了11年幼兒園園長的覃兆換卻不想繼續辦園了。 

  原來當初幼兒園越辦越狹窄,姑姑放棄了辦園,而覃兆換無力支付租金,便索性搬進自己家樓下的兩間房子里辦園,空間只有20平方米。覃兆換說,她已經不想辦園了,當時投資花去了三四萬元,如今資金困難,物價上漲,玩具陳舊,加上場地狹窄,師資缺乏,幼兒園發展舉步維艱。 

  覃兆換不是幼師畢業,只有初中文憑。她說:“很多父母都把孩子留在家里讓老人帶,所以家長白天都愿意把孩子送到像我們這樣的幼兒園來統一照顧。花不了多少錢,就可以讓孩子們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主要是有人幫家長看著孩子。我們百合鎮上還有很多像我這樣的幼兒園,有的拿出自己家的院子,有的是租一間鋪面就辦起了幼兒園。” 

  在百合鎮馬平村幸福幼兒園,墻壁刷了綠色的油漆,還可以看出磚頭的形狀。12張桌子,沒有抽屜,幾張銹跡斑斑的長凳,四五個孩子擠坐在一起。 

  覃兆換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放書包的柜子是她用幾塊木板釘在墻上做成的。園內只有兩張可以隨時挪動的水泥黑板。教室里馬老師正在黑板上貼一些動物圖畫,孩子很高興地拍起手來,咿咿呀呀爭搶著學習黑板上的圖案。 

  幸福幼兒園設有大、中、小班,配有兩位教師。鄧老師是中專畢業,正在進修幼師大專;馬老師40來歲,曾做過代課教師。 

  凹凸不平的水泥地走廊,放置著一臺舊的旋轉滑梯,這就是孩子們的娛樂場所,孩子們很高興地在上面玩耍。還有一些塑料積木,都很舊了。覃兆換說:“這些是幾年前買的,現在都是用舊的,沒有錢更新,滑車和木馬只有周六才能拿出來玩,因為場地太窄。”因為家長忙,周六也會把孩子送到幼兒園。4歲多的妞妞說:“我老是搶不到木馬騎。” 

  幾平方米左右的廚房,房間很暗,覃兆換的婆婆就是這家幼兒園的廚師。幸福幼兒園按標準的一日三餐供應孩子的飲食,孩子們都是吃些季節性的菜。 

  覃兆換說:“開始辦園的時候只有8名學生,現在是最鼎盛的時候了,60名學生。最小的孩子只有兩歲多,家長巴不得1歲就送來。每年開學,家長們就自然地把孩子送來了,我看著這些可憐的孩子,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心酸酸的,就收下吧,繼續帶他們。一個學期一個孩子交200元學費,400元伙食費。要確保孩子們吃得好,園里基本也沒有什么盈余。” 

  覃兆換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辦園場地不大,圖書、玩教具及教學、游戲設施設備不齊全,師資力量有限,孩子從小得不到很好的教育,不利于孩子的成長。 

  事實上,像幸福幼兒園這樣的幼兒園在當地農村并不鮮見。百合鎮就有大半是這樣的幼兒園,有的租一個鋪面就辦園。橫縣宣傳部葉保鋒股長說:“民辦幼兒園辦學門檻不是很高,找到一個適宜的場所即可開辦。農村的民辦幼兒園大多情況相似,基本上是租用民房辦園。多樓層,不方便幼兒上下。”

  達標園新理念新碰撞 

  爺爺奶奶總希望老師多布置作業,但幼兒園提倡的是培養孩子的集體生活能力和綜合學習能力。 

  整潔有序的校園,嶄新明亮的教學樓。2002年創辦的橫縣百合鎮芳嶺寶貝幼兒園,比幸福幼兒園晚建兩年,卻以較先進的硬件設施和優良的師資力量享譽整個鄉鎮。2009年創辦了第一分園,總面積1600多平方米,幼兒園從原來的10多名孩子發展到如今的400多名。9年來,芳嶺寶貝幼兒園共投資了100多萬元,是目前百合鎮規模最大的民辦園。總園有8名幼兒教師,分園有10名,都是幼師專業畢業,確保一班配兩名教師的標準。 

  一進防盜門,幼兒園大門左邊擺放著嶄新的帶組合滑梯的大型戶外玩具,教室墻壁四周掛滿了孩子們充滿童趣的畫作。水杯整齊地擺放在教室門口左邊,班級的墻上貼了很多長方形的墻紙,記錄著孩子們的生日。宿舍都有吊扇,被子是整齊的四方塊。園長黃美琴說:“教室里還專門設置有汗巾,方便擦汗。” 

  11:30,正是午飯時間。小朋友琪琪說:“今天我們吃的是黃豆燉排骨,我最喜歡吃。”寶貝幼兒園的孩子不僅每天能吃上肉,還有水果。園長黃美琴告訴香港補習城,她們現在還只能讓孩子每隔幾天吃一個水果,以后條件好了,要保障孩子每天能吃水果。 

  然而,這種條件的民辦園入園費用并不少,一個孩子每月保育費是200多元,一個學期是就1000多元。雖然比公辦園的收費低,但還是有些孩子無法享受到這樣的教育。 

  黃美琴說:“每個學期我們都會進新的玩具,像大型的組合滑車,我們基本每天都要檢查它的安全性。”一有時間,黃美琴就去深圳、廣東學習先進的辦學理念,把先進的辦園管理理念引進來,讓農村的孩子從小就得到更好的教育。 

  讓黃美琴擔憂的是,農村孩子大部分是爺爺奶奶照顧,“隔代教育”令人擔憂。老人們思想陳舊,總希望老師多布置作業讓孩子帶回家,而幼兒園提倡的是培養孩子的集體生活能力和綜合學習能力,還要像城里孩子一樣學習彈琴跳舞。黃美琴希望家長能更注重孩子的全面發展,讓孩子全面發展。 

  芳嶺寶貝幼兒園是百合鎮最好的幼兒園,但是,也存在招生難現狀。因為作坊式的民辦園太多了,收費一般都比較低,家長認為小孩子在哪里都是一樣,學不到什么東西,只要孩子有個托付的地方就行了,大多選擇收費低的作坊園。

  作坊園有需求有軟肋 

  準入門檻低,教育部門難以監管,農村學前教育經費嚴重不足,農村民辦幼兒園成了“托兒所”。 

  橫縣百合鎮是一個人口大鎮,也是一個外出打工人口最多的鎮,總人口10.6萬人,每年外出打工的將近3萬人。全鎮幼兒園23所,22所民辦幼兒園,7所有辦學許可證,1所中心鄉鎮幼兒園。中心鄉鎮幼兒園還不完全是公辦園,因為部分費用是從學生學費里抽錢聘請的教師,一部分是中心小學有編制的教師。 

  橫縣全縣共有幼兒園173所,其中有辦學許可證的69所。公辦2所,企業事業辦9所,民辦162所,在園幼兒18249人,學前三年入園率56.92%,學前一年入園率97.91%。盡管橫縣有辦園條件較好的公辦示范幼兒園,但因其少之又少,公辦園難以滿足規模龐大的入托孩子需求。入托名額成了稀缺資源,簡陋的民辦幼兒園便成了大多數農村孩子家長的選擇。 

  百合鎮中心小學教師謝秀鳳說,在農村,作坊式的民辦幼兒園成為孩子們學前教育的主體。這些幼兒園散落在村鎮中,準入門檻低,教育部門難以監管。園內缺乏專業教師,軟、硬件設施達不到辦園標準,教育管理者只能將農村民辦幼兒園稱為“托兒所”。 

  橫縣教育局基教處教育專干蘇丹介紹,申請辦理辦學許可證非常容易,只要園長來辦理,教育局檢查幼兒園的設施設備達到標準,有衛生保健許可證就可以辦理辦學許可證。但是很多幼兒園都達不到辦學標準,因此根本就辦不了辦學許可證。幼兒園由教育部門、衛生部門、消防部門等多個部門管理,而教育部門檢查不合格之后,只能責令整改。 

  家長李女士說:“許多園長都是自己找個地方就辦園,因為我們希望有人帶孩子,錢少一點,有人看管孩子就行了。”她身邊的一些家長朋友,由于家庭經濟條件差,學前教育意識淡薄,都覺得只要能找到一個收留孩子的地方就行,這樣自己能安心做工。 

  百合鎮中心小學校長鄧太敏說:“雖然政府鼓勵多種社會力量參與辦學前教育,但實際情況是,農村學前教育基本是農民掏錢辦幼教。設施設備缺乏,公共財政投入匱乏、農村學前教育經費嚴重不足,這已成為阻礙農村幼兒園發展的致命軟肋。” 

  師資和教育理念上的差異是縮減城鄉幼兒園差距的又一難題。近年來,國家注重向農村基礎教育階段學校輸送大學生、培養人才,但幼兒教師師資不足。 

  2009年底統計數據顯示,廣西幼兒園現有專任教師2.6萬人,其中農村幼兒教師僅為4516人,占廣西幼兒教師總數的17.15%。廣西農村幼教人才力量相對薄弱,數量不足,質量不高,發展狀況不容樂觀。

  “我們也希望改變農村幼兒園的辦園狀況,但是資金和師資是個大問題。”這是農村幼兒園辦園者的普遍心聲。

  農村園民辦也要發展好 

  不僅應在教師資格認定上一視同仁,還應在資金方面適當扶持,政策上給予優惠,讓公辦民辦共同發展。 

  “幼兒園就是‘托兒所’,幼兒教師是保姆。因此選擇到哪里上幼兒園都沒有關系,只要能找個人幫看管著孩子就行,還管什么辦園條件不條件的,再說我們也沒有那么多的錢去上好的幼兒園。”家長韋女士的觀點,代表了大多數農村家長的看法。 

  “擔心日后孩子會落后。”家長龍先生又是另外的擔憂。龍先生說,孩子在簡陋的民辦幼兒園上學,天天是混日子。“什么特長都沒有,我是在外打工的,知道外面的孩子會書法、會跳舞懂彈琴等。我也希望孩子能得到更好的教育,但是掐指一算,學費、保育費、伙食費……很無奈!”龍先生說。 

  民辦幼兒園一般都是租用民用住房辦園,環境和基礎設施與公立幼兒園差距甚大,民辦幼兒生源質量參差不齊。幸福幼兒園園長覃兆換說,在政策上,公辦和民辦學前教育應該一視同仁。民辦幼兒園不但解決了適齡兒童上學難的問題,而且為解決部分畢業學生就業問題,作出了一部分貢獻。不僅應該在教師資格認定上一視同仁,還應在資金方面給予適當的扶持,政策上給予優惠,場地等其他方面給予照顧,讓公辦民辦園共同提高和發展。 

  民辦教育目前非常弱勢,民辦教育需要監管,更需要關懷。幸福幼兒園園長覃兆換說,讓農村孩子享受到學前教育,必須維持低額的保教費用,這是保證大多數農村孩子能入園的基本保證。扶持優質的民辦幼兒園,改善辦學條件,適時給予必要的支持扶持,使民辦幼兒園能夠集中資金投入到改善教學設施,提高教師福利上來,讓教師能“安教樂業”,吸引孩子們上學的興趣,從而促進社會相關方面的和諧發展。 

  百合鎮副鎮長農烈說,公辦幼兒園保安由教育局出資聘請,而民辦的則自行出資聘請;公辦幼兒園培訓教師有補助,民辦的得自己掏腰包。并且目前學前教育并沒有納入新農村建設規劃方案中。希望地方政府能在制度上給予保障。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