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有1年-2年補習經驗補習導師


中學:中華傳道會安柱中學.石離天主教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1年-2年
本人為應屆理科高考生,能任教小學至中學生。本人為人親和,能耐性地教導學生,解決他們學習上的困難,本人十分了解學生在面對公開考試的困難,可以作出相對教授方法,令他們全面地了解問題,有助學習......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font color=black-山鄉歌舞中孕育 綠色軍營中成長--font-_768


<font color=black>山鄉歌舞中孕育 綠色軍營中成長</font>


山鄉歌舞中孕育 綠色軍營中成長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二炮文工團國家一級編導鄧銳斌訪談錄

  鄧銳斌,中央民族大學舞蹈系畢業生。現任二炮文工團創作室副主任,一級編導, 2006年5月2日筆者走訪了鄧銳斌,訪談內容如下—— 

  問: 聽說您是民大舞蹈系首屆編導專業學生。

  鄧: 是的。我們全班12個正規生。1989年畢業后分配到全國各地。

  問:您是怎么喜歡上舞蹈專業的呢?

  鄧: 這有鄉土關系和感情因素。我生在能歌善舞的廣西少數民族聚居地方。從小就和當地的壯族、苗族、瑤族、仡佬族等民族生活在一起。我愛看他們優美的舞蹈愛聽他們動人的歌聲。

  問:您也是少數民族吧?

  鄧:我是半個壯族。我小時候和兄弟民族底層群眾住在一起。他們唱的山歌、戀歌、婚歌、還有攔路歌、哭嫁歌、祝酒歌……,我熟得很,我是在歌海中長大的。

  問: 看來,身在“歌海”里,對您選擇歌舞職業影響很大。

  鄧:對,可以這么說。我家鄉古樸的民間歌舞,給了我豐富的藝術營養,也是我得天獨厚的創作源泉。后來,我與余大鳴合作創編的《扁擔瑤》、《山雀戲水》、《繡球的傳說》、《山里的日子》、《咕哩美》等舞蹈,都是帶有原汁原味的民族地區的鄉土歌舞的味道。這些舞蹈就是在這一類原生態歌舞基礎上創造出來的。

  問: 嗯,這些舞蹈名字聽上去就獨有民族歌舞韻味。

  鄧:對,廣西的山山水水,廣西少數民族山寨里的歌和舞,都給了我創作的滋養。比如我編導的舞蹈《擰》,就是根據苗寨男女表達親切感情“擰”的動作構思創編的。苗寨人的《擰》,很有意思,有淡淡的擰,有深深的擰,有輕巧的擰,也有粗放的擰。典型體現了舞蹈肢體語言的傳情特點。舞蹈“擰”表達了苗人豐富的情感世界,《表現了苗族青年男女對于愛的清純而天真的追求。

  問:聽說你1968年就參加了文藝工作。后來擔任了廣西右江民族歌舞團副團長,還任廣西舞協副主席,您怎么又放棄這些,而到北京再做學生呢?

  鄧:應該說我當時發展得還可以。但是我感到前面要走的路還很長,還想往前走走。

  問:當年在編導專業學習給您留下了什么印象?

  鄧:當時的學習使我們大大開闊了眼界。我感到自己當時就像海綿一樣不斷地吸收、吸收……。關于舞蹈,音樂,美術,舞臺的一切知識,都想吸收。老師們告訴我們,舞蹈的美,在于表演者的外動作與內動作統一和諧。當我看到白瑩老師不僅藝術氣質引人,舞蹈動作也格外有吸力時,我不禁悟出一個舞者的文化修養、內在素質、精神底蘊有多重要。深深感到老師引路,走路還要靠自己。所以,那時候,不僅努力學好課內知識,課外時間,我常騎著破舊自行車去聽音樂會,去看美展,去看歌舞表演……,努力全面充實自己。

  問: 您認為一個好的編導要具備哪些條件?

  鄧:一個好的編導,要有靈性,有思想,有綜合知識。在舞蹈造型中,在音樂旋律中,在舞臺色彩中,表達大和諧的美感。

  問:  再介紹一下你們的成功之作吧!

  鄧:1996——1997,大型風情壯劇《歌王》分別獲得“文華大獎”和中宣部頒發的“五個一工程獎”。

  《歌王》是我和余大鳴編導合作的作品。余大鳴,土家族,我同班同學,我們一同分到二炮,一同愉快的合作搞創作。《歌王》以廣西歌舞藝術的形式,描述了歷史上壯族和漢族矛盾沖突的化解。強悍的北方漢族攻打壯寨,壯族歌王以歌聲征服了戰爭,并以歌聲贏得北方公主的欣賞和下嫁,表現和平主題,富于歷史內涵。

  問:聽說你們創編的大型舞蹈詩《咕哩美》,反響很好。獲得中國舞協 “荷花獎”。

  鄧:對,《咕哩美》也很受歡迎。同時還獲得文化部的“文華獎”和剛剛提到的“荷花獎”。這部舞蹈詩,表現北海,南珠故鄉之美。“海寬寬,浪飛飛,云葉水鳥頭不回”把北海人的細膩的情感,開拓的氣魄都融入北海漁娘、阿海的藝術形象的塑造之中。舞臺上的演員造型、音樂節奏、美工布景都十分成功。

  問: 你們參加過哪些全國、全軍的大型晚會?

  鄧:是的。經常性的。參加有數十次吧。其中2004年,在“我最喜愛的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中,我們創作的《望月》、《江山》、《老王》分別獲歌舞類一、二、三等獎。歌舞類獎差不多全讓我們包了。沒有比被老百姓認可更讓人開心的了。

  問:作為二炮文工團的編導,除了少數民族題材的歌舞創作,還得體現綠色軍營、軍人特點吧?

  鄧:當然。穿上軍裝肩上就扛著軍人的責任。我們創作的舞蹈有些是在表現軍人境界,軍人的陽剛,英雄的氣概。

  問:時下有追星熱,歌迷、影迷、 “粉絲”之類的。你們做編導完全是臺下工作。你有過不平衡嗎?

  鄧:舞編的確非常辛苦,很累。是所有合作者的導演和保姆。臺下,要和演員一起跳,演員在臺上表演,后臺編導的心、身還在消耗,直到掌聲響起來才松下心。有時,演出結束了,我也病倒了……。

  對于觀眾只認知演員,很少知道幕后的編導,我的定位清楚:不眼紅演員成功和出名。雖然有人講: “作曲的比不上演唱的”。但是,當在臺后聽到掌聲的時候,知道自己付出心血與觀眾的喜悅共鳴了,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問:您的作品邁出國門,到國外演出過嗎?

  鄧:有的,我們的歌舞作品被帶到美國、俄羅斯、日本,還有歐洲、澳洲、非洲、東南亞等國家、地區。演出也很轟動的。我們在塞浦路斯、土耳其、伊拉克、希臘等國都深受歡迎和好評。

  我告訴你們一個有趣的,土洋結合的國際交流節目。我們曾把維也納合唱隊請到劉三姐故鄉,“藍色多瑙河”和我們“甲天下”的桂林山水相融合,洋人興奮地和劉三姐對歌……那一剎那,唱著山歌的廣西少數民族和音樂之鄉的維也納人已經心心相印了。歌舞不僅僅令人賞心悅目,也在激發人們的友好激情。

  問: 最后,想聽聽對于將來您有什么打算?

  鄧: 向老一輩舞蹈藝術家學習,好好培養下一代。

  

  》)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