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理工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香港管理專業協會李國寶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1年-2年
本人是一個有耐心,有責任感的導師, 與其他老師相比, 我比較有耐性去對待一些一竅不通的學生, 透過慢慢教授他們, 引導他們學習, 當中亦不忙於教導他們人生道理,從而啟發他們去深層思考及應付各種難題。......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私塾起因不滿學校教育 想孩子讀最好的書_補習

私塾起因不滿學校教育 想孩子讀最好的書

私塾起因不滿學校教育 想孩子讀最好的書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身著深藍運動服的老師面朝大門,坐在一張木桌前,桌上放著一把木尺。他一邊用手指著桌上攤開的書本大聲領讀,一邊眼睛掃視學生,時而對學生翹起大拇指,時而指著某個調皮的孩子。教室內,幾個七八歲的孩子背對大門面向老師坐在同樣的木質長桌上,兩人共用一張課桌。學生一邊用手指著書上的字,一邊搖頭晃腦地跟著老師讀書,時而撓頭摸腮,時而拍手跺腳打節拍。課桌邊上,除了《英文名著選》外,再無其他書本。   在私塾課堂里,這是最常見的情形。《中國新聞周刊》香港補習城走訪多家私塾發現,有些課堂會有老師帶讀,整個教室內的進度都一樣;有些課堂則是各人讀各自的,每個人都根據自己的進度安排學習內容;外文作品則是跟著外放的MP3讀。年紀更小的孩子,甚至可以在教室內隨便走動玩耍。   天謙學堂創辦者廖智楷提供的教育實施規劃里,在中英文經典誦讀之外,中醫、書法、音樂、美術、體育、品德、數理等相關著作赫然在列。而儒愿學堂向到訪家長出示的教學規劃里,甚至還有德文、法文、日文的相關內容。如此宏大的學習計劃,大多以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為周期,分別在不同的階段安排不同的學習進度和內容,尤其是數理學習一般都在13歲以后開始。   得謙學堂的張中和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私塾的學習內容都差不多,涵蓋儒釋道和世界五大教經典,包括西方哲學和以莎士比亞為代表的西方文學,以及美術和音樂等等,“外國的經典占到三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就夠了,中國的為主,西方的為輔。”   梧桐山上的私塾興起不過三四年時間,學生大多在3歲到13歲之間,有些學堂甚至有過半的孩子在6歲以下。因而,孔孟老莊等國學經典是當前主要的學習內容,每天七八個小時的學習中大概有1個小時用來讀英文。   “如果這個世界上連經典都靠不住的話,還有什么靠得住?”在得謙學堂的創辦人張中和看來,經典從來不會騙人,人類文明幾千年的精華都在這里面。他的朋友成亞杰是福田區云嶺新村一家小學的音樂老師,為了讓7歲的兒子更好地接受私塾教育,他在兩年前特意搬到梧桐山來住,他也認為孩子們學習的東西不應該是有爭議或者容易變化的東西:“文化必須經過時間的沉淀,證明它是沒有錯的,是經典的,才可以拿到課堂上給孩子們學習。”   家長帶頭讀書   徘徊了好久,鄧永平遲遲沒有下定決心邁進門檻,偶爾雙手抱在胸前隨便站著。這是陽春三月的夜,燈光透過走廊上方的燈籠打在身上,鄧永平隔著各式盆景編織成的綠色屏障,看見“琴棋書數禮樂射”幾個紅色大字順著大門在院墻上依次排開。   “我打算讓她在這過完清明節。”在音樂流淌的私塾里,這個36歲的男人終于道出了心事,他想讓女兒退出學堂回到市內的小學。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晚課剛剛結束,仍有幾個孩子在院子里練習太極拳,沙袋、跑步機和滑板也在這個十來平方米的小院里各得其所。鄧永平清楚,他的這個決定,將讓7歲的女兒遠離這樣的環境這樣的生活,“也挺煎熬的”。   鄧永平的女兒在私塾學習快三年了,是張中和得謙學堂2008年創辦后的第一批學生。女兒來梧桐山的這兩年,在深圳南山區一家IT企業上班的鄧永平也特意從市區搬到梧桐山來住。每天上班都得趕地鐵,但卻為他提供了讀書的固定時間,“在地鐵上讀,來回正好一個小時。”   這正是張中和他們希望看到的,即家長帶頭讀書。他們希望用環境去影響和熏陶,甚至建議家長把家里布置得像學堂一樣有學習的氛圍。在得謙學堂用心裝扮的一棟三層小樓里,甚至專門騰出一樓大廳供附近的家長過來讀書。盡管有專業的鋼琴老師、古琴老師、太極拳老師、舞蹈老師和圍棋老師,張中和卻不允許他們教孩子,“要教也是教家長”。不教的結果是,孩子們反而興趣更高更愿意學習。   《中國新聞周刊》香港補習城在得謙學堂發現,除了上下課鈴聲統一響起之外,學堂里包括老師在內的所有人都是自行讀書,老師只是在孩子們讀書的時候偶爾提醒“把腰坐直”“大聲讀”“加油”之類,也負責檢閱孩子背誦的熟練程度。課間十分鐘,有些孩子會在琴房彈琴,也有孩子在院子里玩滑板。午飯過后,家長和老師們下圍棋、彈古琴或者練書法;孩子們或者休息,或者嬉戲,或者就在大人旁邊看著。下午四點過后,老師有時會帶著孩子們爬山,有時候讓男孩在武館里面練武,女孩可以學跳舞。   3月24日下午,已經在得謙學堂做老師快兩年的翟志強,在帶著孩子們爬山的間隙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主要就是跟孩子們一起玩一起讀書,“孩子是生活著長大的,而不是教育著長大的,要讓小孩自然長大。”   成亞杰7歲的兒子是得謙學堂當年接收的第一個外來學生,現在每天晚上八點鐘晚課結束回家后,他都會跟父母分享自己一天的見聞。“這是最好的,不要回家之后皺著眉頭說還有一堆作業,孩子小時候就應該很放松。”自身是小學老師的成亞杰說,他就希望兒子能夠多一點童年的快樂,“教育的智慧就在這里,不要讓他覺得這是學習,那是玩兒。”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有合適的環境。天謙學堂的創辦人廖智楷,就非常羨慕張中和能夠團結家長讀書,而他和其他大多數學堂采取的辦法是,統一讓孩子住讀,每隔一段時間回家一次。“家庭要是有很好的環境的話,走讀是最好的了,但是現在的家長都做不到,孩子很容易受污染,效果不如全托。”廖智楷說,他也鼓勵家長能自己帶就自己帶,“但是80%的家長都做不到。”   私塾村落的大構想   “這是我們的天才兒童,背書背得很快,彈琴也彈得很好。”張中和總是喜歡這樣談論學堂里的孩子,尤其是當某個孩子出現的時候,他會漫不經心地來一句:“在我們看來,我們當中未來最可能成為‘大家’的就是他了。”   不過,鄧永平眼下最關心的是孩子未來在社會上生存的能力。“假設十五歲之前所有的東西都能背過,十五歲之后怎么辦?背過了這些東西,能夠做什么?”鄧永平相信未來也許會有一些空間,但他不打算拿自己的孩子做賭注,“這不是我們的家庭所能夠承受的。”梅林小學的數學老師顏育群,也打算今年9月把6歲的兒子送回學校去讀書,他說:“主要是被文憑卡住了。”   此種擔憂,對于篤定讀私塾的人們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他們相信,中國未來的教育只會愈趨開放,也許,到時中國會有專門的高等書院也未可知。“等他們13歲之前中文20萬字和外文10萬字都能夠倒背如流了,就讓他們進書院,那里會有更細的分科,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選修。”在鹿鳴學堂做了三年老師的全哲瀾解釋說,目前沒有書院是因為“現在能達到這個量的孩子還沒有”。張中和也將得謙學堂的目標定位于,為未來書院的人才培養做準備。他甚至認為,即使沒有書院,自家小小的學堂也能把孩子培養成才。   這份自信的底氣,部分來源于人們對梧桐山私塾村的構想。當地規模最大最有名氣的鹿鳴學堂,已經把幾十個大孩子全部遷到廣東河源的鄉下,那里完全沒有商業氣息。不過,張中和對于梧桐山私塾村仍然抱有著很高的熱望,他樂意勸導來訪的人們包括家長自己開辦私塾,甚至專門準備了兩份指導材料《梧桐山讀經村建設之構想》和《讀經學堂建設采購事務全攻略》。   “在深圳,這個地方又靠近市區,開車只要四十多分鐘就到了,這樣孩子既能接觸到先進的城市文明,又能脫離城市的喧囂,又是一份凈土,每天都可以爬山,在深山里長大。”張中和非常中意梧桐山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像梧桐山這樣的在全國也是很罕見的,沒有幾個學堂可以過這樣的生活,既不脫離城市,周六周日回去就可以看博物館聽交響樂。”   梧桐山的教育構想,已經得到了部分家長的支持。張中和的得謙學堂,就在家長的資助下投資上百萬元,其中可以使用的鋼琴有6架,古琴11張,劍道、弓箭、武術館統統都有,“而且人力資源越來越豐富,包括我們教鋼琴的都是在深圳市內最好的琴行里面教鋼琴的老師。”   像許多學經典的孩子的家長一樣,成亞杰也專門在梧桐山租了房子住下。只要一有空閑,他總是喜歡到鄰居張中和家坐坐,聊聊天說說話。同時身為小學教師的他,對于梧桐山私塾村的未來充滿信心,甚至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在梧桐山辦一個私塾,“因為它符合人性”。   “對我們這個社會來講,一個讀經村是不夠的。我希望它能做出一種模式,能夠在全國來推廣,能夠讓大家都學到東西。我希望讀經典村能夠遍地開花。”成亞杰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知道的人會越來越多,這必然會成為好多家庭的另一種選擇,“這就是家庭教育的優勢,很靈活”。 ★ 上一頁12下一頁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