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城市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元朗公立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1年-2年
現就讀香港城市大學數碼電視與廣播系三年級,具九龍區中小學私人補習及DSE口試訓練經驗。曾為院校中文辯論隊成員,擅長表達及語文科目。......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教授辣評:侈談一流大學 不如先建一流課堂_1045


教授辣評:侈談一流大學 不如先建一流課堂


教授辣評:侈談一流大學 不如先建一流課堂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孫惠柱

  硬件意義上的“一流課堂”我們已經有了不少,但就授課內容和質量來看,一流的課堂還實在不多。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一流大學”叫得越響的時候,課堂教學往往越容易被忽視。光靠夢想和設計一個個指標,建不成一流大學,而教師的實干和巧干則能創出一流課堂

  請別誤會,我并不是要在課堂里都裝上電子設備。硬件意義上的“一流課堂”我們已經有了不少,但就授課內容和質量來看,一流的課堂還實在不多。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一流大學”叫得越響的時候,課堂教學往往越容易被忽視。

  不久前又有一輪關于一流大學的爭論。其實,影響大學水準的因素太多,預測某大學何時能躋身世界一流差不多是在算命;歐美那些有充分辦學自主權的大學也算不了這個“命”,何況我們的大學?一些大學的“入流計劃”已成了教授們嘴里的笑話。中國的校長領受的指標太多、壓力太大,可再快的計劃也不會在他們任內實現,所以不必較真。但這并不是說,我們就不必努力了。一流大學是還遠著呢,可建設一流課堂簡單得多,這是教師的職責。

  三種課堂形態和教師扮演的不同角色

  立刻想到了近來風行的網上公開課,世界名校的熱門課當然是一流課堂的范本。但光有那些遠遠不夠,否則我們也不用費事辦大學了,把人家的課翻譯過來,給學生看看就行了。網上公開課面對大量學生,主要是基礎課和選修課,而最好的專業課往往是最多十幾人的討論課。熊丙奇先生在博文中寫到,他在哈佛聽學生說:“這些網上公開課并不是最精彩的,精彩的是討論課。哈佛的討論課一般只有八九人。在討論課上教師只是引導者,學生自由發言,大家在討論中能相互學到很多知識,思維能力、表達能力也能得到培養和鍛煉。”哈佛條件是好,我在紐約大學等校上過和教過的討論課有十幾人的,掌控得法效果也不錯。

  小班比大班效果更好,這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對管理者來說,是不是最好都開小班呢?那倒未必。關注教育的比爾·蓋茨不久前說,政府花大錢搞一刀切的小班化并未見效,好老師就應該多教學生——他說的是中小學,但道理是相通的。大課講得好的老師是應該請他們到大課堂甚至劇場、電視臺去講,讓大批學生受益。但與此同時,大學一定還要有許多互動式的討論課,通過頭腦風暴來探討較為高端的學術問題。此外還有一種必不可少的課堂——操作課:對理工農醫學科來說就是實驗課,對藝術學科來說是實踐課,其他的文科經常要以社會為課堂,或者如法律學科的模擬法庭那樣的校園里的模擬空間。操作課對“學生-教師比例”和設備的要求很高,必須讓每個學生都能上手操作;這方面中國的大學本來就條件不夠,擴招擴班以后缺口更大,常常只能讓老師或少數學生做給大家看看。

  這三種課堂的形態很不一樣,從社會表演學的角度來看,不同的課堂是不同類型角色的表演場所:精彩大課的教師一定是個好演員,能一個人站在臺上,用充滿懸念的故事、“改造”得生動鮮活的理論和抓人的講述方式,包括精心挑選的道具,抓住一屋子的觀眾,本領堪比周立波;操作課的教師最好是個好導演,不用講太多,更不越俎代庖,善于用即時、巧妙的點撥來鼓勵學生表演好,完成既定任務;到了討論課上,教師只需開個頭,就可以讓學生放開表演,自己則和大家一樣,也只扮演一個同臺演員的角色,往往越高明的教師,還越不像主角,因為他調教出來的學生水準都很高。

  中國大學普遍大課過多而討論課、操作課太少

  這里我們看到三種不同的師生關系:大課上的演員和觀眾、操作課上的導演和演員、討論課上的演員和演員。教師和學生的相對地位好像在逐級遞減,但要求一點沒有降低,甚至更高了——討論課很難備課,因為不能限定、也很難預測學生發言的內容,教師必須對相關學術領域有全面的了解,才能胸有成竹、因勢利導。在這三種課堂上,學生的地位是逐級提高了,對他們的要求因此也就更高,他們必須發揮更大的主觀能動性。所以一般新生上大課比較多,討論課主要給畢業班本科生和研究生開,至于操作課,根據不同專業,大多需要貫穿始終。

  中國大學普遍的狀況是,大課過多,教師的“演技”又不夠吸引人;討論課和操作課太少,即使有,也常因教師資質或設備不夠,不能讓學生充分發揮主動性、創造性;有時又會滑向另一個極端,亂開無軌電車,導致一放就亂、一統就死。大學生中相當普遍地存在著“混學分”的現象,不能不說跟大學過于強調科研成果、忽視課堂教學質量有關。

  光靠夢想和設計一個個指標,建不成一流大學,而教師的實干和巧干則能創出一流課堂。當然,課堂比起大學小太多,但我們何妨把一流大學的夢想放一放,先用心從一個個課堂做起?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