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有少於1年補習經驗補習導師


中學:CCC yenching college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少於1年
本人現在在幼稚園任職教學助理一年,有愛心有耐性,無不良嗜好,有補習經驗。因快將上夜校,學費需要自己負擔,希望能儲點生活費。......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北大教師夫婦遁入深山十幾年 追求原生態_補習

北大教師夫婦遁入深山十幾年 追求原生態

北大教師夫婦遁入深山十幾年 追求原生態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遁世者:曾是主流意義上的好學生   十幾年來,他杳無音信,只偶爾活在老同學的各種猜測里,出國了,出家了,自殺了……   3月19日,新華社香港補習城唐師曾接到一個電話:“我是王青松!”聲若洪鐘,曾經熟悉的信陽口音讓唐師曾猛然回過神來,這是他消失多年的北大國政系79級同學,在37樓432室住他下鋪一年半的大哥。十幾年來,他杳無音信,只偶爾活在老同學的各種猜測里,出國了,出家了,自殺了……   打來電話第二天,王青松就現身了,還帶來“特供”的野雞蛋、芹菜、羊肉、羊油、紅豆、黑豆、大米,給因戰地采訪健康受損的唐師曾補身體。這消失的十幾年在王青松口中則是“桃花源”式的隱士生活與世隔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唯一購買的物資是食鹽。   在上世紀80年代的北大,王青松是個主流意義上的好學生北大國政系79級學士、北大法律系83級碩士畢業留校任教。同學們也不理解,他怎么會把這一切都拋棄了。   在國政系79級的58人中,22歲的他以河南信陽機要干部出身的“老大哥”形象出現,一來就被任命為團支書,在學校的形象也是一板一眼,西裝革履,哪怕從宿舍到教室幾步路,腳上還穿著拖鞋。小他6歲的唐師曾在《我鉆進了金字塔》中調侃:“他舉手投足透著重權在握的穩重,自然更讓我們敬重,乃至晚上我睡覺翻身都輕手輕腳心懷敬畏。”   進入信陽地委機要局是他改變命運的第一步。“機要局反而不要干部子弟,怕社會關系多互相傳信息。一段古漢語沒標點讓你看一遍背下來,還有記電話號碼,我一天能把500個電話號碼對號入座。”機要干部的訓練讓他應對北大的學習和考試易如反掌。   報考北大時,他猶豫是考國政還是法律,問當時同事,同事說:“你看是檢察院上我們這兒匯報工作,還是我們到他們那兒匯報工作?”王青松一下子恍然。不過本科畢業后,他發現法律系好找工作,又轉而報考了法律系研究生,后留校任教。   人生轉彎:內心里總會走到這一步的   他愿意知行合一,把向內同時作為一種人生實踐,回到山里看看古書,養個兒子。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王青松的人生轉了彎。因為老家離白馬寺不遠,他從小練過武,到北大后又愛讀老莊,在1985年“養生熱”時,開始在北大教授養生。其同學說,這是他一次極其成功的投機。   養生為王青松帶來了聲名,還有財富。他成了北大一協會的明星,后來法律系看他影響大了,讓他為系里創收,在外開設一周養生班,每人收費10元。后來成為他妻子的張梅也是當時來養生班看熱鬧的學員之一,剛剛從北京外國語學院畢業,比他小12歲,他在人群里一眼看到她就說:“氣質好。”   1990年后,他一下子從頂峰跌落,在學校的境遇也急轉直下。“當時,我報考哲學系湯一介先生的博士生,單科和總分都考了第一名,學校竟然不予錄取。第二年轉考法律系,依然。”他說,那時候感覺自己像個風箏,被幾萬根線拉著,永遠也飛不高。另一方面,他覺得對養生已經研究透徹了,已經滿足不了他的內心需求。   “我后來也不斷問自己,如果讀了北大的博士,會不會后來的路就不同了?妻子張梅很堅定,‘你內心里總會走到這一步的’。”王青松說。他覺得隱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對內心的關注,而現在的社會大方向則是向外看。他愿意知行合一,把向內同時作為一種人生實踐,回到山里看看古書,養個兒子。而驅使他們一步步遠離人群的一個引子,只是“為了呼一口新鮮空氣”。   “從‘文明’到‘蠻荒’,我們一步一步往后退,已經走得太遠了。就像鳥,越飛越遠,出自尋覓的本能。但現實中大部分人停在一處就不飛了。”王青松說。1994年,搬到北京與河北交界附近的山區,那里有座岳父的老房子,租地10畝。去北大上一次課要坐5個多小時公交車,耕地也無人照管,于是妻子張梅在1998年毅然辭職,而他則在2000年后脫離北大,承包荒山2500畝,從此與世隔絕。   山中十年:對外物統統不以為意   “我聽得出,他身在高位瀕臨崩潰的壓力,而他不知道我內心里有多富有。”   從北京一直向北,高速路走兩個小時,路兩側的風景越來越開闊。下了高速再開10公里則是狹窄的鄉村公路,直至一個山溝里的村莊,是一段鐵門阻擋的碎石子路面,車不能再往前開了。   王青松從這里面的深山里走出來接我們。他說,里面的路還要步行半個多小時,除了他們一家和工人,沒有外人進入,是純天然的世外桃源。而往外每走一層,都會多一層輻射;林間小路,碎石路,瀝青路,高速路,縣城,城市……每進一個人,也多一層污染。他這些年平均每月才去一次縣城,一年才進一次北京。出來一次,“自己帶飯、帶水、帶被褥,即便這樣,回來胸口就得不舒服3天”。   眼前的他全然沒有當年西裝革履的模樣,蓬頭垢面、破衣爛衫、兩手老繭。不過,他滿面紅光,頭發又黑又密,對這些“外物”統統不以為意。“大部分人只看到了外在,吃什么,穿什么,沒看到內在。一個富豪同學看到唐師曾博客從廣東打來電話說:‘你怎么成這樣了!你缺多少錢我都能給,不能讓你們一家這么受苦。’我聽得出,他身在高位瀕臨崩潰的壓力,而他不知我內心里有多富有。”   通了柏油路的村莊下,他手一揮說:“這路邊是我初期來這里承包的20畝地,種了些花生、玉米、柏樹……”村里的一所房子是他岳父的老房子,他和妻子1994年住過一段。里面散落著他們倆最后的社會化印記:北大發的寫字桌,兩把上世紀80年代時興的花布單人沙發,抽屜里有1997級“行政法學試題”。   不過,它很快被王青松夫婦放棄了,又每年花300塊錢租下了前面一棟村民眼里的“破房子”青磚,木窗,土墻,泥地。“我們覺得這些和人本性相融。”   十年踐行:純體力勞作體會到快樂   這山里唯一的污染,是偶爾飛過的飛機,還有外來的人。“工人第一年在里面工作是帶入污染的,應該給我錢”   兩個北大老師不教書反而到村里來種地,而且還有這么特殊的“潔癖”,村里人都覺得王青松夫妻是神經病。為了尋求更寧靜的棲息地,他們走向大山更深處。“有一天放羊到這片山溝里面,覺得這兒真是為我們準備的。我們把這2500畝都租了下來,租50年還不到20萬元。”王青松說。   王青松說,這里在1976年前曾經耕種過,當年有23戶,70多口人,還有一個小學老師帶著十來個年齡不一的孩子。他們承包后,耕地的輪廓還在,就在那基礎上開墾了40畝耕地,種上了玉米、高粱、小米、大豆、芹菜、白菜,還有一些桃樹、杏樹、棗樹、蘋果樹……主要是自己家的糧食需求。沿途還見三頭豬,幾十頭黃牛,幾頭騾子,數百只黑山羊……這些牛、羊主要是為土地施肥,騾子耕地,雞下蛋,牛、羊、豬吃一些糧食,他們一家只吃一點羊肉和野雞肉。王青松說,這些作物、牲畜構成一個純天然的生態鏈。   王青松說,這山里唯一的污染,是偶爾飛過的飛機,還有外來者。他雇了十來個工人幫他干活,絕不能晚上住在里面,平時不能抽煙,吃過、用過的東西每天要全帶出去。他甚至覺得:“工人第一年在里面工作是帶入污染的,應該給我錢。前3年我們互不相欠,我應該3年后再給他們工錢。”   每一擔物資都是他和工人們挑進挑出的。王青松說,他們要挑磚進入,再擔羊糞出來,每擔100斤,他這10年也差不多挑了5000擔了。他曾試過,普通工人挑完全程是35~40分鐘,而他的紀錄是27分鐘,妻子張梅則創下了拉磨最快的紀錄。這種將身體運用到極點的純體力勞作讓他們體會到快樂。“我們用10年踐行斯巴達克式的人生實驗。”   他的妻子徹底離開人群是因為孩子   張梅說,當年促使他們徹底離開人群是因為孩子。他們想給孩子創造一個無污染的成長環境。   走走停停兩小時,下午3點多才到王青松家附近,平緩的山坡上幾棟房舍。王青松7歲大的兒子王小宇興奮地呼喊著飛奔過來。“我跑得像風一樣,跟羊一樣快!”他拉我們去看羊,100多只羊呼啦圍上來。他說,這些羊每只都有名字,他就是“山羊司令”。他從3歲起就每天放羊。   張梅迎上來,一看她年輕時就是個美女。她正在晾曬唐師曾媽媽送的舊衣服。洗衣服、洗手、刷牙,都不用洗衣粉、肥皂、牙膏,而用草木灰、皂莢等替代。她端來自己做的桑葚汁、玉米餅充饑,筷子是用秸稈制的一次性筷子。吃飯就在屋外石磨邊平臺上,除了他們一家,任何其他人都沒有進過他們住的屋子,因為“污染太嚴重,三天散不盡”。   “因為學校評職稱,我5年沒評上講師。后來要求教師學電腦,我最反感機器,干脆就不干了。”不過她還記得學生當年對她溫柔的心意。“一個女孩子整天黏著我。我離開學校,她還折了紙鶴給我,‘祝愿老師能生一個男孩’。”這些關系都要切斷,包括父母想進山來看她,也不讓,“現在想想太殘酷了。當時覺得,在精神上也是為他們在做好事”。至今父母面子上仍過不去,別人問起她,就說:“出國了。”   張梅說,當年促使他們徹底離開人群是因為孩子,想給孩子創造一個無污染的成長環境。張梅不想去醫院生產,懷孕遮掩不住后,他們要求進來干活的工人們保密,不說出去年終多給100塊錢。“因為議論多了會污染孩子。”最后王青松自己接生,母子平安。   回歸之路兒子的路由他自己選擇   現在準備回歸社會的最重要原因,為兒子開設一個與社會交往的綠色通道。   如今,兒子7歲了,張梅拿“人大版”的小學一年級課本教他,每天三節課,語文、數學,英語。“單位時間內的學習效率,可達城里學校兒童的1~3倍。美術音樂因為沒老師,比城里孩子差點。”張梅說,他半耕半讀,上午學習,下午放羊,智力之外,體能也比城里孩子強。他們重視國學教育,讓他大量背誦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幼學瓊林……“孩子應該像一朵花一樣綻開,而不是拿愛去捆綁他。”張梅說。   不過,王小宇生下來基本沒出過山,只有收音機接收信息。看到兒子見到外人的興奮勁,王青松說,他作為父親覺得很內疚。孩子的教育怎么辦?是不是該回歸社會教育?王青松覺得,這也是兒子的權利,以后的路,要由他自己選擇。這成為王青松現在準備回歸社會的最重要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現實的經濟制約。從當年進山,他們大約花去350萬元,來源有張梅講GRE的報酬、編教材的收入,王青松在社會上講課的積蓄等。到現在,基本只有支出沒有收入,要維持正常運轉,至少需10名農工,每年費用25萬~30萬元。王青松希望把他們的無污染農產品推銷出去,“不過,至少是市場價的10倍以上”。他還想要寫本書,“沖著諾貝爾獎去的”。   這次出山來唐師曾家,王青松感受到網絡的神奇,通過校友錄與20年前的同學們交流。“我是多年來停在一個地方不動的人,他是周游世界的人。”王青松將唐師曾作為重回現實世界的入口。“不過,回歸社會3年應該夠了。”王青松說,這次回歸也是為了以后還能繼續“桃花源”生活。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