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中文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宣道會鄭榮之中學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2年-3年
本人於沙田區英中畢業F.1-7。現於香港中文大學就讀中文教育雙學位課程(文學士及教育學士中國語文教育同期結業雙學位課程),並於高考中國語言及文化科取得A級成績,會考時的中國語文科亦取得5等成績(相等於B級)。本人不但主修教育,有學校實習的經驗,加上已為不同學生補習三年,當中包括了小學生、初中和高中學生,因此對學校的課程相當了解,教學亦相當有經驗。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勝任。敬請考慮!......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華東政法大學名師授課被贊“好聽得一塌糊涂”_補習

華東政法大學名師授課被贊“好聽得一塌糊涂”

華東政法大學名師授課被贊“好聽得一塌糊涂”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華政的很多老師,害怕和劉憲權緊挨著教室上課——劉憲權給本科生上課,一個容納300人的教室會硬生生擠下四五百名學生,沒有座位的學生不得不到隔壁教室去拖椅子。誰要是挨著劉憲權的教室上課,誰就要目睹教室里課桌椅被“搶劫”的災難,這已經成為華政松江校區的奇景。所有在華政讀法學的學生,都渴望到這位刑法學教授的課上去坐一坐,否則“大學生活不完整”。

  “理工學科中有句話,叫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依我看來,在法律學科中,這句話應該是,學好刑民法,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們學校如果開個新專業,就叫‘國際經濟刑法’,括弧,就業主要面向海牙國際法院,肯定會熱門得一塌糊涂,因為它既國際,又經濟,又法律”……互聯網上,一份教師語錄被很多大學生熱轉。創造這些生動話語的大學教師,名叫劉憲權,執教于華東政法大學迄今已超過25年,法律學院刑法學專家,高教領域為數不多的全國勞模。

  私底下,華政的學生尊稱他為“憲哥”,幾乎所有新生在接受入學教育時都被告知:“讀華政不去聽憲哥的課,就算沒來過。”“一塌糊涂”是劉憲權的口頭禪,而很多走上司法崗位的畢業生回憶劉教授的課則會評論說:“好聽得一塌糊涂。”

  “讀大學,必須要上課”

  香港補習城旁聽的,是劉憲權給研究生上的一節課,主題為“見死不救”。他像走紅互聯網的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那樣循循善誘,用經典案例引發學生思考。

  上課鈴一響,頭腦風暴就開始了:請問,一名醫生看到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故意不采取任何施救手段,這和一名警察看到歹徒持刀行兇而無動于衷,性質一樣嗎?

  劉憲權把手中的麥克風拋給了學生。第一名被問到的男生說,都是見死不救,兩種行為似乎沒啥兩樣。第二名同學說,性質肯定不同,但只是感覺,理由說不上。輪到第三名學生,憲哥才收獲一個相對滿意的回答:兩種行為的性質當然是不同的,因為醫生不作為,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但警察不作為,直接導致被害人死亡的是罪犯。“那刑法上應該如何評價?”憲哥立刻追加問題,學生又卡殼了,麥克風很快流轉到另一個學生面前:“醫生的行為屬于不作為形式的故意殺人,而警察的見死不救則應理解為濫用職權罪。”隨著討論深入,答案漸漸浮出水面。

  “上我的課從來沒有學生睡覺。上我的課還要睡覺,那只能說明你確實要睡了。”這句話出自劉憲權語錄,也在他的課堂上被充分印證。劉憲權不僅講課思路清晰,而且引領學生討論極有方向感:他會像巡邏般地從教室最前排走到最后排,最大范圍地調動學生參加課堂討論,“逼”著學生用所學得的法學理論解決實際問題。“你們很多人光會背法律條文,真正要用的時候就不行了。”劉憲權不忘在課上見縫插針地告誡學生一條“真理”——讀大學,必須要上課。

  此話有深意:網絡資源越來越豐富,很多學生給逃課找了堂而皇之的理由:知識可以在網上學,可以自學。毫無疑問,劉憲權會用自己的發問,打消這種荒唐念頭。

  照劉憲權的話說,“老師不講清楚,靠你自己根本悟不出來,那就等于沒學會。”而這,才是在大學聽課的意義所在。

  明星教授的另一面:認真得“一塌糊涂”

  劉憲權是那種在課堂上不重復老調調,把最新的庭審案例拿來當課堂教學內容的老師。當然,也是一個會講笑話,不乏幽默感的老師。作為一種回應,華政松江校區,劉憲權的課堂常常上演奇景:可容納300人聽課的大教室,硬是擠進了500多人。

  華政學生中流行“人肉占座”

  ——每個寢室輪流派人趕早占位;而趕早不成的學生也有法子,附近教室里的課桌椅,都見縫插針地搬進了劉憲權講課的階梯大教室;當然,更晚到的學生有時甚至只能坐在地上聽課。

  劉憲權的高人氣,在華政已經上演了十幾年。華政歷史上,評選“最受學生歡迎的教師”,迄今十六屆,憲哥一舉拿下十三屆,沒有拿的那幾屆,只是因為當時他在新華社香港分社參加香港回歸的相關工作,沒在學校開課。

  不過,鮮有學生知道,那個在課堂上幽默感十足、頗有些滑稽演員風采的大教授,其實本質上是一個極端認真、仔細的人。

  “上課如果要靠講笑話吸引學生,那不是真本事。教師怎樣才能讓學生跟著自己的思維走,這是需要下苦功研究的。其實,每次跟學生上完課,我都會自己總結一下。”劉憲權在華政執教超過25年,同時擔任滬上多家公檢法機關的顧問。憑借過去這些年的積累,劉憲權坦言,如果要在課堂上“胡吹”,一整年不備課都沒問題,但他卻不準自己這么干。

  華政校園里,有老師佩服劉憲權,說他最難能可貴的一點是:大教授不棄“小本”——每年堅持給本科生開課,是不折不扣的勞模。

  對此,劉憲權另作他解。“我要感謝本科生呢,給他們上課,我可以不斷鞏固法學領域方方面面的知識。有時候,帶研究生和博士生做某個專門領域的研究,思路難免偏狹;給本科生上課,可以獲得很多靈感。”在劉憲權看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教授遠離本科生,其實才是吃虧。

  劉憲權曾夸下海口,要拿下20屆“最受學生歡迎教師”的稱號,所以,他還要給更多的本科生上課,上更好的課。

  本報香港補習城  樊麗萍

  對話劉憲權

  香港補習城:您上課提問時,有些同學明明表現很一般,甚至回答問題很傻,你卻一直給他機會甚至逼他發言,為什么?

  劉憲權:某個學生今天在課堂上表現很差,僵在那里,回答問題遭到同學哄笑,他就印象深刻了。問題的答案是什么,切入口在哪里,他就記住了。今天他犯傻了,明日走上法庭,他就不會犯傻。

  香港補習城:您課上使用的很多案例都來自庭審一線,很多案例甚至還沒有宣判,用這些教學合適嗎?

  劉憲權:我上課使用的一些案例,是過去的學生來請教我的,他們如今很多都在檢察院和法院系統工作,在判案中遇到了困難。我把我的觀點告訴他們,但同時強調這是我的個人觀點。在課堂上也一樣,我會明確告訴學生,哪些案例在檢察機關內部會引起爭議,爭議的焦點是什么;哪些案例法院還沒有宣判,他們可以繼續關注。

  香港補習城:華政的很多老師口才都不錯,您覺得自己吸引學生的地方在哪里?

  劉憲權:我不認為自己口才好,但我可以說,自己是一個認真的人。我的想法很簡單,學生從我的課堂上走出去,能學到真知識,有真收獲,而我也在給他們教學的過程中溫故知新,有收獲。這樣的雙贏,多好。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