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浸會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真光女書院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多於3年
本人為香港浸會大學音樂系一級榮譽畢業生,主修小提琴演奏及教學法,已教獲小提琴演奏文憑(LTCL)。曾任浸大交響樂團及室樂團的第二小提琴首席,參與樂團的經驗約有十年。有五年多的教學經驗,曾在琴行教授小提琴,現除教授私人學生外,還在中小學內任職小提琴導師。另外,本人亦有鋼琴8級水平,若學生有需要考琴試時亦可當伴奏老師。教學認真、守時、有耐性。 ......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大學生威脅老師給高分 老師誓死維護教師權利_237


大學生威脅老師給高分 老師誓死維護教師權利


大學生威脅老師給高分 老師誓死維護教師權利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N中國青年報

  核心提示:南京一所教育部直屬重點大學教師楊華在受到學生威脅后報警, “維護自己作為一名教師的尊嚴”。今年7月16日在給學生打完“測量學”考試分數后,楊老師收到一名不滿分數被打低學生會干部的威脅短信,稱如不給高分,“絕對會報復你或你的兒子”。

  收到學生恐嚇短信

  “我要你把分數提到九十,否則我絕對會報復你或者你兒子的。”

  今年7月16日,給學生打完“測量學”的考試分數后,第二天上午,楊華收到手機短信:“楊華你這樣給分,小心遭報應啊,每天這么累,測量實習只給個及格,考試考高了還用平時分給拉下來,祝你全家早死哦,特別是你兒子。”

  她沒有回復。當天午后,楊華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自稱是她的學生,詢問為什么自己的分數這么低。她問學生姓名,對方不肯透露。她把電話掛了。

  這天下午,楊華又收到3條短信,來自同一位發信人。“我要你把六十分到七十五分這檔的所有學生的分數提到九十,實習成績提到優秀。否則我絕對會報復你或者你兒子的。我既然有膽量威脅你,也有本事讓你痛苦。”

  楊華在大學里教二年級的“測量學”。這是不少工科類專業的公共必修課,分為課堂學習和實習兩部分。

  根據恐嚇者提供的“六十分到七十五分這檔”、實習表現為“及格”的范圍,楊華從班級通訊錄里查到了發短信的手機號碼。它屬于2009級一位名叫“李明”的男生,他做過學生會干部。

  據楊華介紹,這門課的總成績中,學生平時成績占30%,考試成績占70%。她查閱點名冊,發現李明經常曠課,依照規定,平時成績給了六十分,算是及格——只有那些常年曠課的,才給不及格。李明最后考了七十多分,綜合平時成績來算,總分被拉低了,不到七十分。

  她教的3個班的110多名學生,實習成績多為“良好”或“優秀”,只有3人為“及格”,李明是其中之一。

  由于學生太多,她表示至今都不知道李明的相貌。但就是這名沒有給她留下什么印象的學生,在短信里警告她:“你可千萬別不把我的話放心上,要不然你會后悔的,真的。”

  經常接到“要分”電話

  打招呼的多是同事和各級領導,“這是某人的孩子,幫忙提一提分”。

  受到威脅后,楊華首先覺得總該有人管管這個學生。她向暑假值班的學校辦公室工作人員反映,工作人員告知了李明所在學院的一位副院長電話。副院長聽明白后,說楊華過于緊張,并在電話里說:“發生這種事情了,我能怎么辦呢?”

  楊華指出學院應對李明進行教育,得到的回答是:“你是老師,你怎么不教育呢?”領導很快掛掉了電話。

  這次期末考試后第二天,楊華就接到不少電話,“七拐八拐地走關系要求提高成績”。有人希望及格,有人希望把成績拔高,以免影響保送研究生。“更生氣的是這已經成了一種風氣,每個學期考試結束,都會接到類似電話若干。”楊華說。有時還沒考試,“要分”電話就來了。

  她說,打招呼的多是同事和各級領導,“這是某人的孩子,幫忙提一提分”。譬如曾有某廳辦公室主任托人為孩子要分。今年有個應屆畢業生參加補考,希望將六十五分改為七十分,因為總績點還差0.01分才能拿到學位證。“老師給啥成績都是你們說了算,你們需要多少就給多少,還考什么試啊?”楊華感慨。這種風氣下,她感到“良心備受煎熬”。她的做法是,表面上客客氣氣,實則該怎么辦還怎么辦。求情者來問,就回答:已經把分提了,不然更低。

  三四年前,楊華第一次遇到學生威脅。當時,有個學生當面對她說,如果考試不給及格分就要報復。但那學生接著又道了歉,她沒有追究。

  誓死維護教師權利

  “他畢竟是我的學生,作為老師,我要從關愛的角度來看待他。”

  這一次,楊華考慮到自己未成年的兒子,以及近幾年來馬加爵、藥家鑫等殺人的大學生,于是選擇了報警。

  她還輾轉找到學院輔導員反映此事,并將李明的短信轉給對方。輔導員隨后告訴楊華,李明已經保證不再騷擾。

  但就在當晚,楊華又接到了李明的嘲笑短信。楊華又去找輔導員,希望李明當面道歉。她在個人網絡日志里記錄了這件事情,宣布“本人必將誓死維護作為一名人民教師給學生評定真實而公平的成績的權利”。

  過了幾天,楊華陸續收到李明的6條短信。這名學生為自己的“粗魯無禮”、“沖動”、“出言不遜”道歉,向她保證“不會對您和您的家人做出任何傷害的舉動”,并表示下學期開學后當面道歉。李明還表示,希望楊華能讓轉載者刪掉日志。

  在接受香港補習城采訪時,李明承認給楊華發過那些短信,但他否認自己意圖威脅對方。“我也沒準備對她做什么,就是想刺激她而已。”他形容自己當時是“一時沖動”,現在“挺后悔的”。

  他說:“這個老師太較真了,又不是專業課,把分打高就行了。當老師,要有點師風師德,寬宏大量一點。”

  楊華一直沒有回復李明的短信。她說,如果李明當面道歉,自己一家4口都會去見他,接受他的歉意。“他畢竟是我的學生,作為老師,我要從關愛的角度來看待他。”

  得知此事后,有學生評價,“太缺少你這樣正義的老師了”。也有人以同行的名義勸她不要給學校抹黑,“你要為你的將來著想”。

  楊華告訴香港補習城,自己愿意公布此事,不是針對這個學生,也不是因為個人受到攻擊,而是想讓大家討論討論。老師和領導們明明知道真實成績對學生意味著什么,還默許“跑分要分”,這能教育出什么樣的學生呢?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