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城,是你的最佳選擇

HKTutorCity
香港補習城是上門補習介紹中心,提供私人補習導師的補習中介網站
上門補習網會為家長作出專業導師介紹,不論小學補習、中學補習、334補習、中英文補習,
導師網皆為家長提供優質導師中介服務。

補習

補習

香港浸會大學補習導師


中學:英華女校
上門補習經驗及補習年資:2年-3年
I am studying in HKBU and my major is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 I am interested in teaching English and I have about 3-year experience of teaching English. Please contact me if you want a tutor who is responsible and eager to teach your kids. ......

HKTutorCity





















時事新聞

補習 - 為了災區師生的微笑--北師大心理援助紀實_1200


為了災區師生的微笑--北師大心理援助紀實


為了災區師生的微笑--北師大心理援助紀實 - 補習

http://www.hktutorcity.com

  5·12汶川地震距今已經三年了,地震一方面給人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巨大損失,給地震中的幸存者帶來極大的心理創傷,如創傷后應激障礙、抑郁、焦慮等心理癥狀。另一方面,我們也應當認識到,當人們以一種積極樂觀的方式面對災難時,同樣能從災難中獲得新的生命力量,以實現個體成長上的突破和超越。三年來,隨著傷痛記憶逐漸淡出人們的生活,當初趕赴災區的機構、團體都逐漸撤出,唯有北師大心理學院的師生們依然默默堅守著,因為“災后心理干預是一項比應急心理救援更加艱巨和浩大的工程”。

  把積極樂觀的一面傳達給災區

  2008年5月13日,汶川地震第二天,北師大心理學院正式啟動“心在行動”汶川震后心理援助計劃。2008年底,“愛點亮希望”重建心靈家園援助行動計劃全面鋪開。2011年,心理援助已經進行三年了。

  “表面上看起來情況還不錯,大多數教師工作積極,學生學習也比較刻苦,對未來充滿希望,沒有什么陰影。”參與心理援助的北師大心理院學院教師張曉輝說。

  “我們必須把積極樂觀的一面傳達給學生。”德陽市的老師們說,“學生的情緒要靠教師調動。如果教師心里有陰影,學生會更糟糕。”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災區教師的心理問題依然不容樂觀。

  心理問題逐漸浮出水面

  時間有時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根據創傷后應激障礙癥狀出現的時間大致可以分為三類,急性創傷后應激障礙,癥狀立即出現,持續時間少于3個月;慢性創傷后應激障礙,癥狀持續3個月或更長時間;延遲發生的創傷后應激障礙,在創傷事件后至少6個月才出現癥狀。心北師大理學院院長許燕教授認為災難發生后的第一年是受災人群的一道“坎兒”:一年后心理創傷還未恢復的話,就已經發展成為臨床心理疾病了,這時候是各種心理問題突發的高峰期。

  志愿者北師大心理學院博士生安媛媛告訴香港補習城,盡管地震已經過去很久,很多教師還是無法面對地震帶來的心理創傷。有些心理援助機構要召開座談會,一些老師直接表明態度“別找我”,“教師從地震剛開始的恐慌,到震后很快投入抗震救災的英雄狀態,再到后來復課,逐漸轉為日常狀態,一年之后很多問題都出來了。”許燕教授提到,學生的心理問題也極為嚴重,而且隱蔽性非常強,有一個學生幾乎每天都會割腕,借助肉體的痛苦去排解心理的痛苦,他的老師都沒有發現,還是援助小組的成員發現的,孩子們比較愿意和北師大的援助志愿者溝通。

  北師大心理學院資深教授林崇德在調查中也發現,災后教師普遍出現職業倦怠,表現為對職業價值的質疑,對于自己無力救助所有學生而產生的內疚感,以及災后收入減少和經濟壓力帶來的困擾等,災區中學生較容易在學習中體會到各種負性情緒,對自己學習能力的評價較低。

  一次不平凡的培訓經歷

  事實上,災區師生震后心理問題也得到了很多媒體和專業人士的關注。震后,有很多心理援助工作隊到德陽市開展心理援助工作,不過時間大多比較短。比較引人注目的是北師大心理學院心理干預團隊,作為開展工作時間最長、最有持續性的機構,北師大心理學院聯合四川省德陽市教育局教科所,針對當地中小學教師和學生,開展了為期三年的“愛點亮希望”災后心理援助計劃,對教師和學生開展培訓活動。

  許燕教授介紹說,培訓主要是將講座、團體輔導、個體輔導、案例督導、教研觀摩等形式有機結合。心理學院在四川德陽地區建立了13個實驗基地和1所實驗學校,以實驗基地和實驗學校為依托,對災區教師進行專業化、系統化的培訓,為當地培養了一大批心理健康教師,實現了每所中小學校都有一名合格心理教師的目標。同時,還加強對當地教師教學能力的培訓工作,著力提升當地一線教師的教學效能感和職業勝任感。培訓主要從教師災后應激反應與職業倦怠、學生心理健康教育、教師教學技能與技巧等三個方面著手,實行滾動式的推進,為700多名教師進行集中心理輔導工作。張日昇教授等還對200多名教師進行箱庭療法培訓,并捐贈了11套箱庭。

  對很多老師來說,這次培訓更像是一次“療傷”和“成長”。“大多數教師以前沒有接觸過心理學,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輔導培訓,他們在個人成長方面有很大進步。教師變得更加積極向上,他們在職業和生活上的變化是很大的,變化甚至影響到了周圍的人。”

  集鳳石埡小學的陳曉敏老師參加了第三期心理培訓,她說感受最深的是學到了很多心理學的小游戲,“我把學到的小游戲用到課前調動學生的學習積極性,取得了顯著的效果。切身感受到心理學對農村學生的幫助和重要性。”

  鄧劍魂老師在培訓后說,他印象最深的是對心理咨詢教師的要求:敏感力和鈍感力,特別是鈍感力對咨詢教師成長的作用:要以鈍感力的智慧去經營自己的生活,以“豁達樂觀”的態度看待世界,以“大事理決,小事情處”的心態處理事情,以“平常心是道”對待生活和情感,“我將把它作為我的座右銘,以指導我今后的人生。”

  心理輔導實現自我成長

  北師大心理學院在德陽地區建立了14個心理咨詢室,并為他們配備了價值15萬元的心理測評工具和儀器設備,這些心理咨詢室目前已經頗具規模。漢旺中學有兩個心理咨詢室,一個做辦公室,另外一個作為箱庭活動室,每天都會有學生到咨詢室預約。

  心理學院的丁金豐和他的同學第一天到漢旺中學,中午剛做完自我介紹,下午就有學生去找他們,有咨詢的,有純粹聊天的,“箱庭室每個課余時間都會被占用,大家甚至已經占用了自己的休息時間,快速吃完飯來做箱庭咨詢。”

  許燕教授曾經讓孩子們畫一棵樹,孩子們畫出來的樹瘦弱、干枯,上面布滿了傷痕,葉子是圓的,樹上沒有果實。經過一段時間的輔導之后,孩子們的畫紙上出現了枝繁葉茂、長滿果實的大樹,樹葉也不再是沒有方向感的圓形。再看孩子們,開朗的笑容一天天洋溢在他們臉上,說到這些許燕教授非常開心。

  經過三年的時間,老師和學生們心中的傷痕在逐漸恢復,許燕教授說,從他們的行為上就能看出來,以前學生厭學、老師無能為力,教育的價值感消失、心理枯竭、職業倦怠,同學之間、師生之間、家長和老師之間的沖突非常厲害,人們的破壞性和攻擊性很強;現在學生已經逐漸恢復到正常狀態,開始好好學習了,老師們也開始安心工作了。

  療傷之后,更多的老師發現,心理輔導不僅緩解了他們的苦痛和焦灼,還能實現自我成長和自我提升。“體驗式學習不僅要幫助教師去提升專業知識,更重要的是幫助教師自我成長。”這也是培訓者經常分享的一句話。現在,很多老師越來越認同“心理學是離幸福最近的一門學科”。

  心理培訓給災區師生打開了另一扇窗,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心理援助隊伍逐步撤出災區,他們也在擔心,外來援助走后,教師心理培訓能否持續?誰來承擔心理教師的工作?

  對此,許燕教授說:“災后心理健康教師的培養,不是要作為災后重建的‘消防隊員’,一次性地使用,而是要借災后心理重建的機會,為災區,尤其是中小城市、鄉鎮學校培養一支‘留得住、用得上、能工作,會研究’的心理健康教師隊伍,探索出適合中國中小學現狀的心理健康教育體制。”經過北師大三年的努力,德陽市已經有700多名心理教師,基本做到了每個學校都有一名專業的心理教師,很多學校完成了心理教師從無到有的轉變。



 
Tag: 補習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